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2013-10-28 06:5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陈若雷              圣彼得堡皇村的普希金  摄影/陈若雷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圣彼得堡G20落幕了,啥也没谈成,多哈回合更是无从谈起。
  然而,圣彼得堡依然是美丽的,她根本不理会什么奥巴马,更不用说那个不靠谱的小丑安倍晋三了。不用夸张,圣彼得堡真的是美得伤心。 俄罗斯文学博士玛莎-瓦西里耶夫娜说,只有在仲夏节左右来到这里,经历著名的白夜和极光,在涅瓦河上坐过船,看过波光辉映的埃米尔塔什,在熙熙攘攘的涅瓦大街溜过弯,而且打望过普希金决斗前饮过咖啡的小屋,才能算是真正来过圣彼得堡。
  一般说来,俄国人绝没有中国儒家倡导的谦恭,而是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并对亚洲人怀有优越感,普京甚至连奥巴马也瞧不起。虽然俄罗斯时下拉着中国对付美欧,但他们在骨子里是排斥中国人的,如果不是仇视的话。在这个话题上,若雷凭借一己的感性接触和理性观察,也许多多少少还有些话语权。譬如前不久,俄罗斯的国家媒体一致把当地的中国菜农描绘成万恶的“侵略者”;再譬如莫斯科的一个星级宾馆把一个近40人的中国旅游团请出出宾馆餐厅,安排龙的传人到只有30张座位的咖啡厅就餐,为的是让本地的俄国宾客就餐。这惹得若雷勃然大怒,冲着他们老板斯捷潘的面,扬言要把这家宾馆列入中国旅游业界的黑名单。
  若雷心想,这是不是因为现在俄罗斯经济缓过点劲,老毛子本性不友善的一面又重新显露出来了?抑或是吾国吾民确实有那么些被人家讨厌的地方?
  
  但若你转到圣彼得堡格里博耶多夫运河的对岸,观赏到优美的马厩桥和独特的大教堂,那俄罗斯紫金包贴的洋葱状穹顶,在蓝天白云映衬下,依然像童话中城堡一样闪闪发光,你的郁闷立马一扫而空,像大日如来说的,放下了。
  
  在涅瓦河畔,我就这个话题亲自问过玛莎,由于以往交谈较为和契坦诚,以玛莎的豪爽侠气,这小妮子必会直抒胸臆,谅她不会隐瞒什么。她认为俄罗斯人对中国人有那么些看法,不外有下述三点主要的缘由:
  一是她在文献课本中看到,或听前几代父兄说过,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俄罗斯慷慨地帮助中国建立近200个大项目,奠定了中国机床制造,铁路,钢铁冶炼,兵器,航空,船舶,无线电等重工业的基础,而中国很快就背信弃义,从意识形态开始全面反苏,甚至在珍宝岛与苏军真刀真枪地干了一仗,他们想不通;
  二是80年代以后,中国人(不法商贩)利用俄国经济休克疗法破产,生活用品短缺之机,大批潜入俄罗斯,投机倒把,欺行霸市,疯狂兜售伪劣的衣物、鞋类,日用品和家用电器等等,破坏市场秩序,欺骗平民百姓,给他们留下极坏的印象;
  第三就是俄国人认为中国人没有修养和公德,到处高声喧哗,随地吐痰,乱丢垃圾,乱穿马路,争先恐后,不守秩序,随意加塞,甚至在大巴车上挂晒乳罩内裤,招摇过市,竟然不以为耻。
  
  在华夏大地上,一般40-50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前苏联情结,喜欢哼哼《喀秋莎》、《白桦林》、《田野静悄悄》什么的,就连英氏情景剧《我爱我家》里的宋丹丹和杨立新在知青河边谈恋爱,偷偷唱的也是俄罗斯的《小路》。当年几代中国人的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俄罗斯,去看看山楂树,看看红莓花。
  现在中国人一朝富了,就来了。要不,你随意在涅瓦河码头购一张游船票。等你登船时,你会发现几乎满船坐的都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船行涅瓦河上,哥萨克水兵手风演奏的,俄罗斯姑娘翩翩起舞的,还是那个《山楂树》和《红莓花》。
  游船上,不但有水果,也有格瓦斯和伏特加,随意取用,气氛热烈,好一派桨声加歌声的嘉年华。当若雷正陶醉在此情此境中,手上的一杯加冰的绝对伏特加还未喝完,就已发现三五成群中国大伯大妈的嗓音已经盖过了乐声,他们的纸巾和果皮也落在船板,有的还飘落在涅瓦河上。
  因为船上暂时还没有越境贩卖的,所以这船的中国人的表现可归入玛莎说的第三档。玛莎的三点除第一条有政治因素不好置喙外,如扪心自问,另外二点真真切切地是俄国人最恐惧中国人的地方。记得那次在克里姆林宫,若雷亲见在一个距离普金办公地不到100米的公共厕所外边,七、八个大嫂大妈等候入厕时,高声喧哗,极端刺耳。管理厕所的俄罗斯大娘几次侧目提醒,被置之不理。俄罗斯大娘被她们说话的噪声弄得烦躁不已,用手捂住嘴巴拉着她们看,叫他们别吵,又被视若不见,仍然高噪音交谈。继而俄罗斯大娘用双眼瞪着她们,双手紧紧捂耳警告,也只让他们的嗓音低了分把钟,然后死灰复燃,气得俄罗斯大娘砰地一声把厕所门一锁,气呼呼地扬长而去。
  难怪欧美评介旅客的专业协会,前不久把中国旅客的文明修养排到了接近垫底的97位,而日本鬼和韩国人竟然被他们列到了前十。
  
  报载的无数伤害中国人的事件表明,国人不能对俄罗斯民族心存任何幻想,你可以在安理会上配合它几次投反对票,但它转身就会努力武装印度、越南等国对付你。我们与俄国只能在可以“友好”的条件下尽量去友好,但同时要牢记俄罗斯或明或暗的阴招和算计,并不在乎中国高兴还是不高兴。俄罗斯不承认它们是北极熊,而是自认是只双头鹰,一会儿朝东,一会儿向西,历史上伤害中国最深的就是它俄罗斯,它至今还攫取着我国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大国博弈的格局中,面对美国对我的四壁铁围,怂恿挑衅,俄罗斯是友是敌,或者就是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甚至是个暗中渔利伪君子?都值得我们仔细拿捏。
  
  其实,莫斯科那家奚落中国人的星级宾馆也有其苦衷,他们以往也是安排各种国籍的游客同地用免费早餐的。但不久,宾馆发现中国人都是一拥而入,在餐厅里无序暴走,狂呼乱叫,而且取食无度,汤水满桌,餐纸遍地。那些金发碧眼的先生太太们见此,在掩耳错愕之际,已无心用餐,纷纷落荒而逃。但莫斯科宾馆若是学学巴黎的朗格涅宾馆或鹿特丹的菲利斯酒店,安排中国人错时就餐,或另辟蹊径,把会议室临时改为中国人餐厅就好了,一起关在里面,任叫任跳任喊,都听不见。不过,俄国人对中国人40人一起用餐、只配30张餐椅,确实是太过分、太损人而已。
  
  算了吧,若再往下写,恐怕若雷也会变成我的朋友木木一样的政论家了。
  G20已经离开圣彼得堡走了,但川流不息的炎黄子孙还在纷至沓来。
  
  有时间还是写写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涅瓦大街吧。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彼得大帝塑像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圣彼得堡夏宫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涅瓦河的晨曦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还是涅瓦河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圣彼得堡的美眉 


G20和中国人都在圣彼得堡

普希金决斗前去过的咖啡厅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