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龚翰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2013-07-02 23:4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翰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标签:社会2012-07-05 10:52 星期四
龚翰熊先生,著名学者,四川大学原中文系老主任,也是若雷大学时代的老师级前辈,龚老讲授著述,名播遐迩。拙作《说说聂绀弩的旧体诗》有幸得到龚先生的详细点评,不胜感佩之至。龚先生的点评极有深度,一是提出了当代诗歌的式微,凸显诗歌大国的尴尬和迷茫;二是指出了中国近年来的诗歌境况缘于只是破了,却没有立,除了海子、顾城等少数诗人稍有所建树外,其余新诗都难登堂入室,而且难乎为继。与此对照的是,格律诗在今天的土壤中又翻出了新曲,不说聂绀弩、杨宪益、启功等大家闪烁着新境界的旧体诗,就连余秋雨之流不知格律为何物的人,对格律诗也时常来瞎凑合,附庸风雅,趋之若鹜。若雷以为,其实我国的格律诗一旦翻译成外文,起码在形式上与西方的十四行诗的中译文一样,没有了格律,没有了韵味,只剩下了个意思,只能算作新诗。为何目前新诗的成就和影响远远不如旧体诗呢?这个现象值得思考。现将龚先生的评议转帖如下,与诸君共享。若雷有关聂绀弩诗的感知系列已有七篇,就此打住为欠。龚翰熊先生的博客,请参见/gonghanx.blog.163.com/】
若雷君:
  喜读《说说聂绀弩的旧体诗》,真觉眼前一亮。中国是诗歌的大国,但中国现代诗歌境况的尴尬却偏是不争的事实。新文化运动以降,写“新诗”渐成文坛风气,但就是这个“新诗”,虽也有过一些佳作,但比之传统诗歌曾有的辉煌,它的面孔总是显得苍白乏味。有好些人确实卸下了脚镣,重得“自由”之身,但却压根不会“跳舞”,或所“跳”之“舞”,根本不是舞。其中缘由,从学生时代开始,我一直在思索,我的本科毕业论文就是关于中国现代格律诗的,但多年过去了,至今仍未开窍。
  你说:“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察觉到,五四以来,凡鼓吹写新诗、把传承了上千年的格律诗说得一无是处的那些‘新文化猛将’,在其生命的暮年几乎都不写么子新诗了,他们大都重操旧体诗的老路。有趣的是,他们能够传下来的都是旧体诗词,其新诗在文坛几乎被忘个一干二净;而且,现在稍有文思的80、90后写起诗来,动辄就是《五绝》、《七律》、《菩萨蛮》、《蝶恋花》、《江城子》的,也不在少数。”这句话特别触动我。
  按理说,中国人的生活早已远离了古典形态,以古典的形式反映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和情感世界,面临着新的困难;再者,现代汉语也有了惊人的变化,它和古诗格律的矛盾难于化解,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问题、新发现,但吊脆的是,众多以古典形式为载体的诗歌、诗人又不断涌现,这个事实,是不能以所谓“文化惯性”来解释的。《聂绀弩旧体诗全编注解集评》出版后,好评如潮,评者认为它“以传统文化精粹写现代社会百态,文字精致,文采焕然”,是一部“沉重的以诗为史的”的“现代诗史”,这个事实说明,古典诗歌形式时至今日仍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仍然可以写出传世佳作。
  但是,中国诗歌的道路是否应重归传统呢?显然又不能。
  人是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的。写新诗的,应当继续探索,写“旧诗”的,也可能大有前途。你说得好:“聂绀弩‘运交华盖’后,才于牛棚监狱中开始尝试写旧体诗。由于其才气和广博,聂诗出手便不凡,很具功力,他的旧体诗是资格的格律诗,峻奇豪气,风格独特,蕴藏着丰厚的审美愉悦。”“聂绀弩的旧体诗以‘霸气’、‘活性’和‘神味’见长,他身陷囹圄却傲视万物,写的诗有内涵,有讽刺。他写的田间农活,生活琐事和朋友情谊,字里行间都透着高标逸韵和浩然正气。他的诗极为口语化,形似‘打油’,却严格遵循旧体诗的格律。”
  是否可以说,它们为迷茫的中国现代诗人提供了一个样板?
  在放眼中国现代诗歌的前景时,我们相信,只有各种形式的诗歌百花绽放,诗人们各自努力,才能逐渐打通一条新路。君以为然否?
                                                                                   龚翰熊

分类:诗词杂弹 | 评论:9 | 浏览:1877 | 收藏 | 龚翰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网友评论:我要评论
余秋雨之流不知格律为何物的人,对格律诗也时常来瞎凑合,附庸风雅,趋之若鹜。
谢谢! 好文拜读了!
猎人,你应该投诉天涯编辑,把旧账号要回来哟。
谢不谦先生也丢过,投诉几次就要回了。
上大学时候迷过格律诗:)
龚老师评得精彩!

谢谢若雷老师分享!
你说我怪古稀奇,信息时代不玩手机,好似那“之乎也者”的孔已己,茫茫世界找不到你。咦!岂有此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矣?出游从容之自在,唯我这江安河的鱼儿和那濠梁之上的庄生知之。玩啥不安逸,偏要玩手机?你我好歹也熬到个悠哉乐哉老年小资,难得这份无拘无束的闲情逸志。有何十万火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天下本无事,你娃自扰之。扰来扰去,心燎火急,全是你那破手机折腾出来的问题。我要骚扰你,一点不着急:主动权永远在我手里。联系不方便,那是你的事。你如把小灵通换成全球卫星定位通讯仪,我才更欢喜。升天入地,千里咫尺 ——哈哈!你找不到我时,我却找得到你!
与此相对照,中国城市街头的丐帮百分之百都属于是死缠烂打或残肢展示型的,令人生厌恶心。如果他们也效法欧美,全盘西化,坚持“行乞权”隶属于“人权”范畴,搞点“活体雕塑”,提高文化层次,纷纷去扮成雕塑,如自由女神,巴顿或张飞,杜甫,貂蝉等等,不知是不是乞讨收入的最新增长点,这个问题恐怕还有待洪七公他们去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