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2013-06-30 09:56:10|  分类: 社会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作者:陈若雷                                              漠河北极村的北字雕塑  若雷摄影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离开广西巴马后,若雷转身就去了祖国金鸡之冠的漠河北极村。 
  想来巴马虽有长寿乡之称,但仅限于当地的个别人。博友列瓦雷士教授在敝博评议巴马说:“现在全国人都跑到那里去喝水,我的同事为了治病也去了,结果没有什么效果。” 列瓦先生的话应该差不离,要不然,广西区政府早就不在南宁,而是在巴马了。因为公务员更怕死,又能弄权。 
  至于在那儿能否长寿,尽管炒作得跟疯了似的,也只可姑妄听之。 
  不过公道地说,巴马山区生产的小番茄(他们叫圣女果)确实便宜,20元一大筐,足有100斤开外。 
  
  北极村是我国黑龙江畔的一个小村落,与俄国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恩依诺村隔江相望,处于祖国的神圣版图的最北端,被称之为“金冠之顶”。 
  严格地讲,漠河的北极村并不是适合旅游的地方。该村位于大兴安岭北麓的七星山麓,年平均气温度零下2.8℃,极端最低气温在-50℃以下,严寒期达8个多月。到了大兴安岭,就不得不说说白桦树。白桦本是俄罗斯的国树,也是老毛子民族精神的象征,俄军的歌舞团也叫“小白桦”什么的。其实,在中国的北方,在草原,在路旁,很容易看到白桦林,漠河就有不少,白桦经常与白杨,红松,樟子松、生丁子树等杂生相依,蔚然成林。白桦一般并不粗大,而是很纤细,很高挑。树干常高30米,而树径却只30来公分。洁白的树皮,笔直的树干,树叶也差不离,要在稍远处分清楚白桦和白杨,还真要些功夫。 
  若雷上月去漠河的时候,正值初夏,但白桦的叶子就开始有了嫩黄,甚至金黄。树干典雅的白色和树叶高贵的金黄,简直就是油画笔的流淌。 
  湛蓝无际天宇,飘逸着白云,映衬着郁葱的林莽、姹紫嫣红的草甸野花,梦幻清馨的空气,无边无际回荡着原生态的野性呐喊,此时,谁都会去诅咒那些该死的城市水泥森林。 
  
  有位女作家把北极村称为她“梦开始的地方”。在《原始风景》中,她这样描述北极村:“我十分恐惧那些我熟悉的景色。那些森林、原野、河流、野花、松鼠、小鸟,会有一天远远脱离我的记忆,而真的成为我身后的背景,成为死灭的图案,成为没有声音的语言。那时或许我连哭声也不会有了,一切会在静无声息的死亡中隐遁踪迹,那么,我的声音将奇异地苍老和寒冷。” 
  而今,毒霾日重,北京重污染已达六级,何谈太原,抑或郑州? 
  她是对的,到时候连哭声也真的不会有了。 
  
  漠河到北极村80多公里,省级土路,路况堪称“北国第一晃舞”,据说正在修筑高速。这种路,大巴得走3小时,路费是30元,设卡过路费80元,清一色的关东普通话。到达北极村已是晚上11点,你可别担心太晚,天色与深圳的下午两三点差不多,到处都倍儿亮。农家乐“村头第一家”住宿费是一晚是80元,一小盘不地道的鱼香肉丝要30元,就只有个咸。 
  村头的草甸尽头,散养着几匹马,遍生着野生的小黄花,土著的关东汉子说是罂粟鸦片花,若雷看也不太像。 
  
  沿着丛林中的木板路,蜿蜒行进,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金鸡之冠广场,其主体雕塑是“玉玺”的架构元素,基座“天圆地方”,四根图腾柱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龙”,四周有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的纹饰,印文为硕大的阳刻篆体“金鸡之冠”。 
  
  村中的北望垭口广场有中国北极点的标志性雕塑,一个高高矗立的“北”字(见题图),据说它取材于清代书法家邓石如的小篆。雕塑字体如柱,三面合围,形同巨手擎空,凸显找着了“北”的三维视觉。基体部维系着“群龙明珠”,球体上镌刻着祖国版图的最北座标:中国北极点 北纬53°29’’52.28"N。 
  
  随着相机变焦的拉近,镜头越过滔滔的黑龙江水,对岸2公里外的俄罗斯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恩依诺村人影晃动,炊烟袅袅,俄军的哨所和瞭望塔,也变得清晰起来。 
  1757年,沙俄决定先要“获得在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上的航行权”,“为兼并阿穆尔准备条件”,沙皇派勃拉吉谢夫出使中国,向清政府要求“在阿穆尔河上自由航行,以便为勘察加卫戍军运送粮食”。清政府以中俄《恰克图条约》内并无逾界遣人运送什物一项,拒绝了俄国攫取中国内河黑龙江的航行权的无理要求。同时,乾隆皇帝降旨黑龙江将军绰勒多,令他务须注意防守,勿令俄人私过。倘其不听劝阻,恃强前进,“即酌派官兵擒拿,照私越边界办理”。 
  但这又能怎么样?如今连下三滥的阿基诺三世都敢欺负中国,何况二百多年前凶悍贪婪的老毛子罗刹? 
  
  祖国版图的北极村,年年都有蓝湛湛的天宇,苍狗似的白云,黑龙江年年都在静静地流着,白桦林熠熠闪现,草甸上年年都有野花盛开,彩蝶纷飞。它们对过往的岁月,或有宽恕,但却无语。 
  
  哦,那位美女作家叫迟子建,她出生在北极村。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北望垭口广场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中国极北点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解放军极北点第一哨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俄罗斯军队的边防哨
  
  北纬53度的蓝色梦想
  又一处娜塔莎小屋
  
  若雷作品延伸阅读: 
  美国印第安人:天鹅临终之歌 
  华盛顿警察帮我追寻中国护照 
  寻觅之旅:北欧小镇华伦丹 
  扶桑絮语(二):说说日本那一亩三分地 
  长白云:老八路路易-艾黎的故乡 
  向往塔克西拉 
  伦勃朗镇住了埃米尔塔什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孤军:同样是血染的风采 
  重庆谢家湾茶客的玄龙门阵 
  关于杜鹃的公案 
  纵一苇之所如:与谢不谦书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