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莎士比亚:文思长留天地间  

2013-05-22 11:4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莎士比亚:文思长留天地间
作者: 风之谷

  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位列第十八位的《可否把你比作夏日》被公认为是皇冠上的明珠。
  很多译者都翻译过这首诗歌,陈若雷先生在前人的基础上将这首诗歌进行了全新的演绎,在笔者看来绝对是集大成者,在结构和韵律等方面都已经大大超越了前人。下面是文得师父若雷先生的译本: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第十八首/陈若雷译文
      
      我可否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然而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夏风会摇落五月娇嫩的花蕾,
      夏季竟然是那样短短的瞬间。
      
      夏日里时有热浪翻滚,灸灼田园,
      但又往往会浓云蔽日,掩了金颜;
      太阳的霞光总归会因日落而消失,
      时序的更迭终将会使得丽景摧残。
      
      但你是永恒的夏天绝对不会凋零,
      更不可能消褪了你那明媚的美艳;
      死神也不敢夸口能挡住你的芳履,
      你的倩影已经融入了不朽的诗篇。
      
      只要人类尚存,双眼还能看,
      我的诗句必使你的芳名永传。
    
    
  细读莎翁此诗,可谓妙语连珠,一瞬间从口中奔泻而出。那可爱的姑娘啊,我能把你比作夏日吗?仿佛一个自作多情的痴情男子,在路上迎面走来了自己长期暗恋但又不敢开口的女子,然而这一瞬间被绿罗女子的美丽所震撼,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姑娘边靠将过去,带着颤音向这位姑娘打了第一个招呼:姑娘,我能把你比作夏天吗?
  明明是讨好的口吻,正常料想下一句一定是开始说夏天有多好。然而莎翁终究不同常人,起句之后,继续上转,“然而你比夏天更温婉更可爱”,明明就是赤裸裸不脸红的拍马屁,却拍的你兴高采烈的,没有丝毫脾气,甚至反而想“愿闻其详”。
  既然你想听,莎翁也绝对不遗余力:哦,那骄阳似火的夏天啊,她会灼伤娇嫩的花朵,而她的美丽也总是那么短暂。实际上就是在不遗余力的贬低人家夏天,其实是在说:“哼,夏天这个鸟东西,看上去是不错,但这家伙他妈的辣手摧花啊,又是个洋枪银蜡头——短命鬼一个”,言下之意又是再说你其实比她更好啊,马屁又是阵阵。
  这两句是诗人对夏天概括的描写,再下面整个一小节则进行了更加色彩斑斓且详尽的描写,把那夏天的不好说了个尽。其实你看他的那些个描写,果真夏天有那么不堪?人们不是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嘛,此时深陷爱河的诗人为了赞美自己的爱人,必然是不遗余力的糟蹋人家夏天,其实你说那夏天招谁惹谁了,关键刚开始还不是诗人自己要把自己的心上人比作夏天的吗?
  可见莎翁在这首诗歌的创作上可谓是煞费苦心的。莎翁“贬斥”完夏天的不好,就开始表述自己爱人的好:啊,亲,你是永恒的夏天啊,你从不凋零,你的容颜从不老去——开始正面的拍着马屁。经过前面侧面拍马屁的过度,估计现在这个陌生的恋人也开始接受他了,他正面的马屁想来也不会再招来反感。这番马屁过后,此刻在这个温婉女子心中应该已经是浓浓的爱意了吧。
  诗人表达完了这些还嫌不够,既然是爱情总要推向高潮,既然已经二了,就要二到最好。于是诗人自己也来了:“啊,你的美丽,你的动人,一定会永存的,你相信我,只要地球还在,人还活着,我的诗歌——这个正在为你写着诗歌的人,就一定要让你的美丽永存于世间。”
  这是多么远大的承诺,这是多么热烈的宣誓,听到诗人如此天马行空、步步紧逼的示爱之后,这美丽女子一定早已投入他的怀抱,感动得稀里哗啦、不知魏晋了吧。
    
    
附录:
梁实秋翻译的版本: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拟?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过: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美的事物总不免要凋落,
      偶然的,或是随自然变化而流转。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会褪色;
      你不会失去你的俊美的仪容;
      死神不能夸说你在他的阴影里面走着,
      如果你在这不朽的诗句里获得了永生;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看东西,
      此诗就会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辜正坤翻译的版本:
      
      也许我可用夏日将你作比方
      但你比夏日更可爱也更温良。
      夏风狂作常会摧落五月的娇茸
      夏季的期限也未免还不太长
      
      有时候天眼如炬人间酷热难当。
      但转瞬又金面如晦常惹云遮雾障
      每一种美度终究会凋残零落,
      或见弃于机缘,或受挫于天道无常。
      
      然而你永恒的夏季却不会终止,
      你优美的形象也永远不会消亡,
      死神难夸口说你在它的罗网中游荡,
      只有你借我的诗行便可万寿无疆。
      
      只要人口能呼吸,人眼看得清,
      我这诗就永存,使你万世流芳。
      
      
戴镏铃翻译的版本:
      
      我怎样能把你比做夏天?
      你比它更可爱也更温和:
      五月的娇蕾有暴风震颠,
      夏季的寿命很短就度过。
      
      有时候当空照耀着烈日,
      又往往它的光彩转阴淡;
      凡是美艳终把美艳消失,
      遭受命运和时序的摧残。
      
      你永恒的夏季永不凋零,
      而且长把你的美艳保存;
      死神难夸你踏它的幽影,
      只因永恒的诗与你同春。
      
      天地间能有人鉴赏文采,
      这诗就流传就教你永在。
      
      
梁宗岱翻译的版本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雕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雕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莎士比亚原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作者 风之谷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