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2012-02-02 11:5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作者:  陈若雷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作者:陈若雷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要说日本的鸟类,可还真不多,这儿没有鹰隼,没有鹞鹫,就只剩下鸦噪满天了。
  从踏上日本那一亩三分地,无论在涩谷,在京都,还是在名古屋,你绝对会看到一群群硕大的黑影从你头上掠过,满世界都是“呱-呱-呱呱”的凄厉鸣叫。发出如此凄厉而怪异鸣叫的就是日本人的神鸟:乌鸦。那劳什子鸟怎么会是神鸟?你还别不信,它真的是日本的国鸟,天照神的使者,也日本人的心目中不是凤凰、胜似凤凰的灵物。如你看过日本国家足球队的球赛,就会发现他们的队旗、队徽和队服上,都有一只黑黢黢的雀鸟,你一定会以为不是类似德意志鹰就是意大利隼吧?你错了,他们绣的是三条腿的八咫乌,日本人都会对你说:“仔细䁖䁖,那可是我们日本的乌鸦”。
  
  乌鸦,雀形目,鸦科,通常包括渡鸦和一般的乌鸦,羽毛光滑,呈黑色,翅长于尾,嘴腿及脚皆纯黑色,系群居留鸟,体长一般为30厘米,杂食谷类、浆果、昆虫等,尤喜腐肉。日本乌鸦个大凶狠,长可达60厘米,翼展可达一米,块头有两只普通乌鸦一般大,和一只公鸡差不多。
  乌鸦与日本国教神道教有密不可分的联系。神道教曾经被麦克阿瑟将军为首的驻日二战盟军司令部多次明令宣布为“邪教”,现今居然堂而皇之地成了日本的国教。神道教在日本各地建有有十几万个神社,甚至在东京繁华大都市的街边路旁,都经常见到一些比基尼神社,它们成了乌鸦的主要栖息地。所有神社进口都有一个高五六米、宽三四米的“开”字形木结构框形门,挂一铃铛,悬一粗绳,这就是“鸟居”。鸟居是日本神社的地标性构筑物。日本神道教认为,鸟居是人间和神界的结点,过了鸟居,参拜的人就进入了神界,必须慎言右行。
  这个“鸟居(とりい,Torii)”提到的鸟,就是乌鸦。
  
  其实在中华文化史的开篇几章里,乌鸦占有极为重要而显赫的地位,也曾“阔”过,只不过后来经历了巨大的坠落而已。当时,乌鸦的到来不但不是凶兆,反而预示着吉祥,代表着神的告谕。乌鸦的高贵和太阳神是联通的,它起码给太阳神当过“车夫”吧。屈原《楚辞?天问》写道:“羿焉彃日?乌焉解羽?”这清楚地表明,乌鸦是代表太阳神的吉祥鸟。中国上古先民传说日中有鸦,若雷认为,这反映了先民对于太阳黑子的直观认识。中文“日”字的古体也是太阳〇中有一个点,古人认为这个点就是住在太阳里的乌鸦,其实是太阳黑子。我国古籍话本中,一提到傍晚,经常都会说“金鸟西坠,玉兔东升”,玉兔当然是月亮,那金鸟就是八咫乌,也叫金吾,俗名就是乌鸦,或老鸹。
  
  在中国远古的传说中,乌鸦除了具有与太阳神同体的神圣界面,还有以孝鸟著称的中华孝文化的章节。华夏先民认为乌鸦成年后能反哺父母。李时珍《本草纲目?禽部》认为乌鸦是“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对此,有不少学者指为孤证。此大谬也,因若雷发现支持“反哺”说的资料伙也,江苏尹湾近年出土的汉代编号114至133的竹简,载有一篇《神乌赋》,称“蜚(飛)之類,烏最可貴。(乌鸦)其性好仁,反餔於親。行義淑茂,頗得人道”。晋代东郡白马(今河南滑县)成公绥的《乌赋序》也说“有孝乌集馀之庐,乃喟然而叹曰:余无仁惠之德,祥禽曷为而至哉!夫乌之为瑞久矣,以其反哺识养,故为吉乌”,就连苏辙(子由)也写过:“马驰未觉西南远,鸟哺何辞日夜飞”。这应该不是孤证了吧。
  从唐代以后的诗歌、散文和话本小说看,乌鸦虽然走下了神坛,但也未觉有什么猥琐不祥,最多就是“月落乌啼霜满天”,“枯藤老树昏鸦”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有点消极悲凉而已,尚无被人深恶痛绝的地方。元代散曲家徐再思甚至用“鸦鬓春云亸,象梳秋月攲”的句子,来形容女子的漂亮,说她眉毛黝黑,长入鬓角,谓之为“鸦鬓”,确实传神。
  
  然而,乌鸦为何从神鸟坠落成主凶兆的恶鸟了呢?随着华夏文化的演绎,中国古人转而认为乌鸦是不祥之鸟,从尊贵到卑贱,命运一落千丈,千不该万不该是,缘于上帝赐给它特异功能的嗅觉和鸣叫。鸟类学家说,乌鸦能在百里开外,就能嗅到久病卧床的老人散发出的特殊的殡天气味,循味而来,自己“对号入座”,成了预告死亡或凶兆的符号。实际上,行将就木的死亡信息在前,而乌鸦感知飞来在后,乌鸦真是活天冤枉;再者,乌鸦叫声沙而哑,短而促,相当刺耳,类似侯耀文模仿歌星们的野狼嚎,远远比不上喜鹊那清而脆,舒而缓的鸣叫;加之乌鸦其貌不扬,通体墨黑,没有彩饰,大熊猫起码还有黑白两色啊。若雷则认为,两论都有失偏颇,乌鸦既不是凶兆的携带者,也不是亡灵的领航鸟,而是一种绝顶聪明的鸟,怪只怪它具有的特异的嗅觉功能和嗜好腐肉的习惯,因为死亡对它来说,就意味着盛宴的开台;纵然吃不上血肉鲜食,起码也有它喜食的瓜果谷黍。由此观之,中国民众对乌鸦认知的转向,似乎是不可逆转的了。
  
  而日本人对乌鸦的崇敬,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即神武天皇),传说他东征时,在和歌山的山林中迷失了方向。天照大神就派八咫乌为其引路,破解迷阵,走出了熊野山。若雷姑且不说日本的神武天皇其实就是中国的齐人徐福,就这个八咫神乌的传说,也是对中国神话的全盘抄袭而已。日本作为依附于华夏文化母体的亚文化,它照抄搬用了中国文化早期有关乌鸦的认知,没有把乌鸦看成死亡的凶兆,而是认定为从远处赶来超度亡灵的使者,是导引亡灵回归的领路神;其后又进一步把乌鸦视为国宝神鸟和神兽,给予乌鸦至高无上的地位。从这一点看,日本人似乎更像是中华古文化的嫡传弟子。
  
  中国唐宋人把乌鸦与死亡的挂钩,直接影响到乌鸦的文化和史学地位。“斜阳外,寒鸦万点”,被解释成太阳神的盛大的送葬队伍,乌鸦不但“寒”,而且被当作了灾鸟。太阳落山,乌鸦也随太阳一起沉寂,免不了又与死灵魂发生了联系,日本之所以把乌鸦视为“灵魂摆渡者”,确也情在其中。古代巫书的记载中,乌鸦和黑猫一样,都是死亡和厄运的代名词,乌鸦的啼叫被认为会带走人的性命,抽走人的灵魂,因此乌鸦更多地被当作“扫帚星”,“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老鸦叫,祸事到”、连韩乔生说错话、乱评球,也被荣膺“乌鸦嘴”的美名。
  
  中国人自己对乌鸦的尊崇变了,把中华文化的“乌鸦嫡传弟子”的位置让给了日本,他们确实当之无愧。他们对乌鸦的崇拜,是直接从娃娃抓起的。至今,日本的中小学课本里都有孝鸟乌鸦的内容,而几乎所有日语字典里,查“乌鸦”(KARASU)词条,都有乌鸦反哺的美誉。东京小学生放学,排队唱的歌都是《跟着乌鸦回家吧!》
  
  日本法律规定,故意猎杀乌鸦者,坐牢三月,罚款50万日元。  
  
  
  
  
下一篇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人 

 

图片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当年这些日本军人在中国是杀人恶魔,如今伙同极右势力和炮灰亲属(遗族)又在神社鬼聚,露    出了獠牙,美国因它的国家利益视而不见,还暗中纵容怂恿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今天是南京的1213,日本鬼子后继有人!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扶桑絮语(三):日本那儿的鸟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日本东京神社里的耍猴人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