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2012-11-17 16: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作者:陈若雷   标签:旅游2012-11-01 17:37 星期四 晴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作者:陈若雷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今年的六、七月间,若雷得闲在莫斯科的红场遛弯,正想象着红场阅兵式上 T50歼击机机群低空通场的雄浑景象时,若雷邂逅了小帅哥萨沙和他的父亲葛利高里。
  葛利高里三十郎当岁,无疑受过高等职业教育,因为在俄罗斯,除了圣彼得堡人外,莫斯科人很少有人能把英语讲得如此道地(idiomatic English)。 他儿子萨沙应该是大莫斯科以至彼得堡的小帅哥极品了吧,因为不止若雷在看他,而且不少青年男女老毛子也在围着他看。萨沙由他的爸爸抱着,一双大大的灰眼睛不时地扑闪一下,很帅,特乖。
  萨沙的名字,令我想起了马特洛索夫。苏联卫国战争的国家英雄近卫军马特洛索夫,也是叫萨沙。不过,这是爱称,正式的洗礼名叫亚历山大。黄继光在上甘岭死磕美军第八集团军时,舍身睹枪眼,就是学他的样。30多年前,与黄继光一起去炸美第8集团军碉堡的志愿军英雄肖登良,把若雷从成都带到了四川中江县的广福区农村,看到了黄继光生长的贫苦山村,家家啃红薯,就半饱,也只够半年。
  萨沙的那双大眼睛,使我想起了柯察金的朋友谢廖沙,他也有双大眼睛,至今我还能记起小说描述谢廖沙阵亡的几行文字:“在秋天的原野上,飞来的一颗流弹,打中了谢廖沙。他哆嗦了一下,向前迈了一步,他的身体斜着向后倒了下去,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凝望着乌克兰那辽阔的天空。”
  不同的是,谢廖沙的眼睛是碧蓝色的,而萨沙的大眼睛却是灰褐色的。
  因若雷摄影学艺不精,许是光顾说话了,没有能抓拍到萨沙微笑时的灿烂,只是在葛利高里挥手说“打死王大娘(俄语:再见)”,男女老毛子一哄而散的时候,才拍得萨沙的回眸。但我已经满足了。
  望着小帅哥萨沙和葛利高里渐渐走远的身影,若雷顾不得看克里姆林宫和著名的斯巴斯基塔楼了,心中忽发奇想,荒唐无比地揣摩着:再过几十年,萨沙在屠格涅夫和肖斯塔科维奇的故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或许他是又一个普京,时而向东,时而向西,发出北极熊似的咆哮?
  或许他会是个战机飞行员,驾驶着战略轰炸机沿着日本版图画紧箍圈?
  或许他是黑海波将金巡洋舰的导弹兵,天天擦拭着白杨M-800弹道导弹?
  或许他是圣彼得堡涅瓦河畔冬宫的一保安,时时守护着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或许他什么也不是,就是莫斯科乱糟糟的侬涅日农贸市场那个头戴俄式滑稽大盖帽,到处胡吃海喝,乱拿乱罚,经常被伏特加灌得醉熏熏的破城管?
  真的是有点想多了,回头一看:
  夕照已爬上了洋葱头教堂的塔尖…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瓦西里升天大教堂 莫斯科红场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克里姆林宫换岗,有点意思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曾经伴随《长江之滨听到伏尔加水声》的歌声,在亿万龙的传人心目中永不熄灭的克里姆林宫斯巴斯基塔楼上的红星
在红场邂逅小帅哥萨沙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莫斯科红场的城管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