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泛舟洞里萨湖  

2012-11-17 15:5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泛舟洞里萨湖
作者:陈若雷
泛舟洞里萨湖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等-刀(Ten Dollar 十美元)!”
  暹粒省磅克良的吴哥大酒店的大堂外,有不少专门拉客去洞里萨湖的嘟嘟车,来回一趟,司机开口就喊这个价。就往返路程来说,此价码并不贵,何况人家还要在湖畔等你一个多小时呢。人民币在柬埔寨几乎可以通用,但他们最少却要80元。这是中美实力的真实差距,它山姆心甘情愿地请求对人民币贬值,但却仍然比人民币牛,这就是当地的兑换尺度,也是老美的底气。
  你不必担心包了接送,嘟嘟车司机拿钱却不等你,溜走坑人。
  这种事在柬埔寨几乎没有过,那儿的老百姓虽然穷,却厚道。
  
  炫目的暹粒阳光,火辣辣地倾泻进码头边的芦苇荡。
  我们在湖滨码头下了嘟嘟车,登上游船,沿着湖汊,驶进了洞里萨湖。
  湖中的水,虽然浩渺,但却浑浊,散发着浓烈的鱼腥味。
  当地的人家往往是凭一艘木船,或半个水寮,逐水而居,洞里萨湖漫到哪里,他们就漂到那里。他们随便往湖底插几根木桩,建成了木屋,在湖面形成了村落,学校,商店,邮局,餐厅,加油站,甚至佛寺和教堂,一应皆有,形成了特殊的聚落景观。一艘艘的船屋,终年漂浮在湖面上,既是赖以栖身的家,又是经营杂货的店,卖着饮料,蔬果,木柴和瓜果。房屋四周插有一些竹竿,那是他们的锚,拔起竹竿来,船屋就可在湖面移动。
  
  白云朵朵,澄天碧透,波澜不兴。船行进间,大家突然觉得有人在背后帮你捶背捏脖,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10来岁的男孩在努力地给你推拿,还蛮有劲哩。小男孩由后排依次往前,每人就10来分钟。船家说,你们一次给1000瑞尔(约人民币5元)就行了。柬埔寨少年达嘎和列维,累了近2小时,各自挣得50-60元,这样一天下来,与伙伴们相比,他们可是阔气的多了。
  
  一艘艘船屋擦肩而过,一个旧布帘就是他们的门,绳床上的男子盯着湖面发愣,女人低着头奶孩子,一群小学生在湖面上划动着船桨,水上学校放学了,他们正在划船回家的路上。
  
  “土-刀(两美元)!”
  漂来一蟒蛇船,小孩高叫着表演或合影的定价。
  玩蟒蛇的男孩将大蛇灵巧地盘旋在自己颈部,举起蛇头向我们示意。
  
  “弯-刀(一美元)!”
  南方公司派往柬埔寨办服装厂的周老板,回了一个价,立马成交。不断有快船追上我们,半大的土著民灵巧地跨过船舷,过来兜售可乐,点心,最恐怖的还有油炸蟑螂和油炸大蜘蛛。
  
  我登上水上超市拼船,想看看那几个做工精细的象脚鼓,20公分高,上面弸的蟒蛇皮忒精美,材料不假,资格原生态。一问价,店主非得要20刀,周老板过来帮我砍价,抖了几句半生不熟的柬埔寨土语后,最后以15美元成交。水上超市在湖面是轻轻地摇着,柬埔寨的王国旗轻轻地飘着。我们出得店门,就遇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也叫英萨利,向我推荐他仅有的二个木瓜。我几番摇头不要,他紧跟不舍,在最后放弃前,小男孩英萨利与大多数当地儿童小贩一样,反过来问我要吃的东西。一摸身上,发觉带的的饼干糖果等,都送出去了。最后,只找出一小瓶宾馆的洗发液,给了他,小英萨利欢天喜地地走了。
  过了几分钟,我又觉得不妥,担心小英萨利把洗发液当作饮水或美酒,给喝下肚,那可不得了!我急急忙忙到处找他,结果发现他坐着一个大铝盆,在浑黄的湖面上玩漂,我再三给他比划,说这个东西吃不得。谁知小英萨利却老练万分,对我露齿一笑,再把小瓶往头上一倾斜,立马就双手插进头发间,作挠洗状,一双大眼睛盯住我,似乎在说:“我的,明白。”
  
  跟小英萨利挥手告别后,若雷坐在洞里萨湖的回程游船上,湖光微澜,逝者如斯。若雷想起了吴哥窟巴戎寺里的几百尊佛像,每一尊佛都微闭双眼,垂眉趺坐,每一尊佛都在笑,笑得千姿百态,有的含蓄,有的忧郁,有的甚至笑得开怀干云。若雷仔细仰视打量,只觉得佛哲们的笑,确乎多多少少都有些神秘。
  
  游船终于返回到磅克良码头,回看洞里萨湖一派烟波浩渺,夕照蔼然。
  弃船登岸后,看见一个地雷致残人乐队,人数竟然多达20人,缺胳膊少腿的,甚至高位截瘫,但却整齐地坐在地上,或简陋的轮椅上,丝竹箫鼓,檀板木鱼,演奏如叙如诉,还有点章法。他们这种自强自立的活法,使若雷对他们充满了由衷的尊重,虔诚地走向他们,颔首注目,投下了我的些许敬意。红色高棉时期,波尔布特在柬埔寨各处埋下了上千万个地雷。现在战争结束已20多年了,这些地雷时时被踩爆炸,年年都有血肉横飞,不死也残。
  
  有人肯定会问:“那个嘟嘟车司机还在洞里萨码头等你们吗?”
  远远望见嘟嘟车旁那只挥动的手,若雷心想:这还用问吗?
  
  
泛舟洞里萨湖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泛舟洞里萨湖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泛舟洞里萨湖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