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陈人杰责问杜鹃的公案  

2011-07-15 07:5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人杰责问杜鹃的公案
作者:陈若雷
  
  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不少类似于当今80后年龄层次的巨星。
  不用说,王勃在里面应该是名气最大的了。王勃26岁离家探父,路过洪州,应邀参加滕王阁大宴,留下了《滕王阁序》这一传世极品,其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句,如洪钟大吕,千年来一直回响在中华文化瑰宝的天幕上。
  第二年秋,王勃由广州渡海赴交趾,不幸在南海伶仃洋溺水而卒,年仅二十七岁。无独有偶,南宋也有一位类似于当今80后年龄层的巨星--陈人杰,他填的词留下来的不多,但却是辛弃疾、苏东坡豪放词风的遗脉和真传。陈人杰在中华词坛的人气,虽远逊于王勃,但他较王勃还少活了二岁,成了宋代詞坛短命詞人之最。
  然而,陈人杰词的豪气和奇峻,浑如夜空的流星,宣泄灿烂,霞光照人。
  
  陈人杰(1218-1243),南宋词人,号龟峰,长乐(今福建福州)人,忧国伤时,富有爱国情怀。陈廷焯在《云韶集评》说,陈人杰的“《龟峰词》悲而壮”,“伤古吊今,议论纵横,大声疾呼,声满天地。预料‘说和说战都难,算未必江沱宴安’。有志不成,千古同慨。挑灯看剑,令读者起舞。”
  
  陈人杰填词时,置其它词牌于不顾,他只写《沁园春》。
  《沁园春》是淋漓酣畅的长调,一气流灌,滔滔不绝,要求对仗工稳,平仄精到,篇幅较大,是很不好写的一种词牌。现在,我们来赏析一下陈人杰的代表作,奇异无比的《沁园春?问杜鹃》:
  
  为问杜鹃,抵死催归,汝胡不归?
  似辽东白鹤,尚寻华表;海中玄鸟,犹记乌衣。
  吴蜀非遥,羽毛自好,合趁东风飞向西。
  何为者,却身羁荒树,血洒芳枝?
  
  兴亡常事休悲。算人世荣华都几时?
  看锦江好在,卧龙已矣;玉山无恙,跃马何之?
  不解自宽,徒然相劝,我辈行藏君岂知?
  闽山路,待封侯事了,归去非迟。
  
  说起杜鹃,百鸟中最言行不一的,就数它们了。
  他们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嚷嚷“回去回去、不如归去”,你却没见他们挪过窝,回过四川,不像元好问的雁鹅,一会儿马来西亚,一会儿鄂尔多斯的,但却从来不说(请参见拙文《元好问:北调雁儿月 南腔好问风》和《德国佬:莱茵河畔的“呆鹅”?》)。
  元人王实甫在《西厢记》第五本第四折里写道:“不信呵,去那绿杨影里听杜宇,一声声道‘不如归去。’”杜鹃的叫声“不如归去”,经常通宵达旦,啼得满嘴流血。正在旅次中的陈人杰听杜鹃的啼鸣,听得烦透了,写下了这篇《沁园春?问杜鹃》。
  
  词一落笔就直截了当,像下象棋一样,劈头劈脑就是“炮二平五”,架上当头炮,质问杜鹃说:“嘿!杜鹃瓜娃儿,你一天到晚鬼头鬼脑地死催别人回去,那你咋个不回去喃?(四川方言版)”
  紧接着,词人就开始数落杜鹃鸟儿,虽然“望帝春心托杜鹃”,但秋瑾说“杜鹃花发杜鹃啼,似血如朱一抹齐,”而且“应是留春留不住,夜深风露也寒凄。”什么事都不要整得血浸浸的噻。
  
  你杜鹃是催春鸟,吉祥鸟,但你在春夏之交彻夜不停地啼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虽然清脆悠扬,但令那些背井离乡的商贾骚客徒增惆怅,一听到杜鹃叫,顿生恋乡思归之情。然而,此时的陈人杰正年方二十,忧国忧民,志在报国,阳气正盛,你杜鹃不合时宜冲他叫嚷催归,不遭他训斥一顿才怪。 
  陈人杰迎头对杜鹃一阵“昏讨”后,不容鸟儿辩白一句,就对鸟儿讲起了两个典故,说那离家千年的白鹤丁令威(与虞集句“月明华表鹤归迟”同典),尚且知道重返辽东寻访城门的石柱华表;那远徙万里海疆的海燕,都能记得金陵秦淮河畔乌衣巷中的旧居(“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人家鹤燕不言“归”而自归,你天天闹麻了,就是不回四川老家,你羞不羞啊,干脆端块豆腐撞死算瓜了。
  陈人杰仍然是不依不饶,大搞一言堂,不容雀儿开口,痛打落水鸟,穷追不舍数落道:你鸟儿之所以“不归”,是不是因为路途遥远呢?不是。自吴越至巴蜀,对鸟儿并不算远,你羽毛丰满,现正是春暮,东风劲吹,正好顺风向西翱翔,何难之有?
  写到这儿,主体能力和客观条件被一一审视后,鸟儿可以用来敷衍塞责的种种托辞都被否决了,不但杜鹃应该回去,你陈人杰自己也没有了不回福建桑梓的理由。脑瓜子进了水的陈人杰又一次质问杜鹃:“何为者,却身羇荒树,血洒芳枝?”看来,作者的逻辑混乱了,神志也不清的了,可不是嘛,一会儿身羇“荒树”,一会儿又血洒“芳枝”,既云“荒树”又何来“芳枝”?
  
  这是对词下半阙的隆重推出的铺垫,
  这是对篇首“汝胡不归”一问的回眸,点题和照应。
  也是词人抒发远大报国情怀瓜熟蒂落的序曲。
  
  《沁园春?问杜鹃》的下半阙锋头一转,告诉我们它不能归乡的缘由。时代兴亡,列朝更替,本是长势,不必为之长吁短叹,人生荣华富贵都是浮云。
  继而,作者顺势展开了他对归与不归问题上的矛盾心情,而这种矛盾斗争的结果,就是本词的境界和结论,凸现了陈人杰想挽救国家沦亡的远大抱负。他说,锦江依旧,蓝田巍然,诸葛公孙何在呢? “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陈人杰的志向,你这个小小的布谷雀雀儿怎么能理解呢?
  在被誉为辛词之首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词中,辛弃疾写道:“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由此,我们可以充分看出,陈人杰的忧国忧民情愫和欲雪外侮的豪气,是完全与苏东坡,辛弃疾,刘过等一脉相承的。
  
  这首词,构思奇特,意象丰腴,生动传神,诙谐其表,严肃其里,类似于辛弃疾的许多作品,但又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优秀文学作品的审美持久性,可历千年而不衰,例如这篇《问杜鹃》。
  这在文学评论家那里叫艺术性;
  在作家写手群那里叫好看;
  在四川,都说好耍。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