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秉烛斋笔记之十六:湖南骡子,跟老子上啊!  

2011-07-15 07:5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秉烛斋笔记之十六:湖南骡子,跟老子上啊!
作者:陈若雷
  
  陈若雷:谢谢龚先生在行文时提到了芳汀。
  看到雨果笔下芳汀的遭遇,尤其是她为了给珂赛特治病,只得卖掉自己珍珠般的牙齿,对我震撼太大。现在,我还能记得起描述芳汀死后,雨果的那句话好像是:
  “我们都有一个母亲,那就是大地。”
  还有一些片段句子:“要把俯视坟墓的痛苦,变成仰望星空的欢乐。”
  “在阿尔卑斯朗格勒的寒风中,他醒了。”
  “无底的寒泉使我僵直。”
  “敲那扇门去。”
  译文非常好,不但美,而且有顿挫,有节奏。
  
  陈若雷2011-03-29 18:51
  你若亲眼见到范曾写字,可能会发呕。
  因为他每一横一竖,都要多次上下其手,晕啊。
  
  陈若雷2011-04-10 17:22
  荣幸哉老师,海婴和令飞心目中的鲁迅是生活中有血有肉的汉子,是父亲,是爷爷。记得当年读海婴回忆片段时,海婴写道,鲁迅去世那天,他放学刚走到虹口广场上,就听见空中有声音清晰地说:“赶快回去,你爸爸要死啦!”,海婴说它当时很年轻,不可能重听,他一阵子猛跑回家一看,他爸晚上真的殁了。
  海婴至今很奇怪,我也很奇怪。
  
  棠湖居剑客 2011-6-9 9:14 
  陈老师,孟良崮战役。当时张灵甫带的重装部队大约3万人,但当时华野所有纵队和根据地武装全部参与了围攻,总兵力超过20万,而张的重装部队,在山上完全无法展开,优势全失。国民党整编74师,曾参加淞沪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多项战役,多次挫败日军,曾有“抗日铁军”的称号,自师长到列兵,个个凶悍异常,据言张灵甫的指挥部前面,尸积如山,垒起了7米高,卫队无人肯降,全部与张同殉。
  歼灭这样一支部队,很难讲是一种荣誉,当然,这只是个人看法,这支部队,有没有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罪恶,我没有调查过。从当时解放军的战略上讲,集中优势兵力,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对方最精锐的部队,这个绝对是对的。
  但是,兄弟相残,没什么好牛逼的。
  
  前几天看《中国远征军》,去查韩绍功的原型,找到一个叫李鸿的将领,性格职务基本与韩绍功相符,这人就是,内战外行,外战内行,面对内战,提不起劲,被冠以懦夫怕死鬼的名号,但面对日寇,杀气腾腾,屡建奇功。
  在淞沪战役中,李鸿率一个连,跟日十八师团的虎狼部队拉锯战,惨烈异常,他的冲锋口号就是“湖南骡子,跟老子上啊”。
  
  我去过贵州,也到夜郎村去过,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用“入洞房”的游戏宰客,我的一个同事被宰了几百块,呵呵。 
  
  陈若雷 2011-6-9 10:26 
  我也进过她们的洞房,但没有被宰成,原则就是:
  该给的就给了,不该给的,若50元以上,一律婉拒,
  不动非分之想,难破囊中之银。
  
  老杜(甫)确实有现代商场意识,千多年前已经在拉赞助了,他卖安利肯定也雷!
  文行云流水,娓娓道来,如剥春笋,如抽丝剥茧,阿红老师真是了得。
  
  不谦兄:男儿柔情,肺腑心语,亦庄亦楷,整得巴适。奖章虽为校学生会级别,
  咋我觉得与洛杉矶柯达剧院的奥斯卡金像奖典礼比,也差不了那里去呢?
  
  荣幸哉2011-04-10 12:15
  复旦是个奇怪的地方。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大概是光明太过,光线生猛。私立之时,专家云集,学养沉厚;公立之后,转弯坡陡,革命坚决。于是,一面是“资产阶级沉渣泛起”得重,一面是“阳光雨露滋润禾苗”甚壮,就我所知,当年斗老教授出奇的狠,在贾植芳先生的回忆里,如同陆教授这里的回忆,“如秋风扫落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受创甚深。——这岂是那位惟余“逗兼自逗”的秋雨先生所能体会的!然而这些老者、长者,无论如何颤颤巍巍、抖抖索索,仍能我自为我,我自本我,“世界观便也一直没有改造好”,给我们这些后生留下许多“知识就是力量”的信心。——这也岂是那位惟余“逗兼自逗”的秋雨先生所能领悟者?
  
  荣幸哉2011-04-10 12:25
  贸然再补一句:知识就是力量,不等于知识就是权力。前者在贾先生、陆先生和他的文章提及的、这些身受传统与西方双重文化浸泡的老先生、老学究身上体现出来,能抗十级地震、十二级台风、三十六度太阳灼伤;后者在秋雨余、革命小将、“革命一来,肾上腺素狼奔豕突”的“大家闺秀”小组组长身上彰显出来,往往雨打风吹去,各自东西吧?
  ——对我辈而言,均是酸葡萄哈!
  
  荣幸哉2011-04-10 18:28
  刚才翻阅一书,看到其中介绍周建人的女儿周晔曾经出任上海译文出版社领导,曾经领导英汉大词典出版工作——我恍然大悟,那小组组长据说原是“大家闺秀”,可不就是她么!周建人曾任新闻出版署附署长、浙江省省长,她曾协助她爹写过与鲁迅有关的书。
  
  陈若雷2011-03-25 09:07
  冰兄,你真是文思敏捷。如果阮玲玉确实有个男人被她酒后溺毙,台湾所谓的教育部就可以“阮醉屈沉一丈夫”为谜面作谜面,打一“成语”,谜底即 玲玉屠婿。
  
  陈若雷2011-03-25 10:08
  逝者已矣。伟哉,汤炳正先生!
  若雷多年前有幸在深圳陪侍过世伯王先生仲庸教授。
  记得在典籍俱废的70年代初,若雷就央求王先生在川医毕业的女儿王大明代为跟王先生强借书籍若干苦读,当时还写了首“韵虽可,平仄违”的所谓“沁园春”呈仲庸先生修改,现在才知道是今天是知识分子对不起国家了,锅儿是铁倒(铸)的了。
  
  陈若雷2011-03-08 23:30
  勃朗宁的《异域思乡》写的是如此平淡,如此清新,是一年中最愉快的时节。华兹华斯说:“嫩枝萌芽,伸展如扇,要捕捉那轻快的微风,我必须想到,尽我之所能,在那里正有着欢乐。”
  苏格兰诗人彭斯在《亚顿河水》中,把眼中的樱草花、河岸与美好的人儿融为一体:“你那河岸和低矮的翠谷,令人神清气爽,树林里樱草花遍地怒放,每当温煦的黄昏,在草地降临,芬芳的桦树便赐予玛丽和我一片绿阴。”
  
  寒鸦饮水2011-03-09 21:41
  其实把情绪泛化在季节里,是中国人的一种传统情结,而我更喜欢“乳燕呢喃,布谷声声,骑士奔驰,舞者如云,人们欢歌笑语,远山也泛起了绿影”的春天!这是春天本来的颜色!
  
  陈若雷2011-04-10 17:30
  鲁迅住过的山阴路大陆新邨,若雷买门票进去过几次,路过就不计其数了,每每站在路上回想,当年鲁迅从北四川路的内山书店购书洽谈归来,长衫飘逸地走过来,我的感慨也无涯
  
  陈若雷2011-04-10 17:35
  玉渊潭清明踏春一得,是不是社会路尽头的那个玉渊潭啊!
  那里原本是兵器工业部,若雷在那儿来来去去了几十年啊!
  
  陈若雷2011-04-10 17:55
  经常路过成都镗钯街的书童与不高山的不谦兄的两文相映生辉。
  
  陈若雷2011-03-11 10:17
  前几天在我首页上点你的文,提示说你文被封闭了,今天也是。
  我心想这二丫头写的文肯定非常反动,不然咋被封闭呢?
  同时又佩服得很,竟然能在如此的标题下写出封闭文章。
  
  陈若雷2011-03-23 23:50
  把黄酒烫热,加上姜丝和酸梅,还得地道塔牌的,唇齿留香啊!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