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秉烛斋笔记之十一:从台北、红苕说到昭君  

2010-10-20 07: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秉烛斋笔记之十一:从台北、红苕说到昭君
作者:陈若雷  
  
  濯雪漱冰兄说,文章的作者是台湾人,那种台湾自恋意识和优越感(也就是骨子里包含着对大陆的轻蔑)是很露骨的。其实这仅仅是一种可笑的夜郎自大。所谓的台湾意识,在整个华夏文化(这与什么党、什么政权在位无关)面前,充其量也只是一种低矮的、边缘的地域文化意识。两岸制度的选择和经济发展状况,在历史长河中,只是暂时的现象。中华文化强大的磁场效应和控制力,使得台湾在世界面前,永远不可能由树下的一茎草长成为一棵大树。
  这或许是台湾的幸运,或者说是无可奈何的宿命。
  
  同意冰兄的评述,若雷觉得不少台湾知识人和媒体人确实有强烈的自恋情结和岛地意识,不知自己能吃几碗饭了,尤其是中央四台那几个台湾籍嘉宾,口气之大,令人愕然。李敖最近吹捧他儿子,几近厚颜无耻。是骡子是马,要遛了才知道。
  台湾的媒体名人自己也说,看到如今的广州、青岛、深圳,甚至大陆一些中等城市,再对比今天的台北,他们简直羞愧得流泪。若雷去过台北,基本上还是与80年代一个样,如果非要限定在台北、成都和重庆里面选出二个美丽城市,那90%的人只能去选成都和重庆。
  
  若雷君:近好!《菲力浦王之战》写得有声有色,那悲壮的场面震撼人心,您对历史的深沉思索也极富启迪性。也许,现代文明本身就担负着原罪。因为有文献,有记录(哪怕只是真实的历史的丁点残片),我们更知道了丛林法则,而谁又能知道,在没有文字,甚至没有留下神话和传说的远古洪荒岁月,又是怎样的血淋淋的情景呢?您对毛泽东的《蝶恋花》评论,对胡适的批评的批评,非常公允,这公允又建立在对词这一文学形式的准确把握之上。在炎炎夏日里,更盼望这样沁人心脾的妙文。龚翰熊2010-08-04 22:12:18,
  
  不谦兄,你的悠悠岁月系列,令人读来浩叹,你这个红色保鲜基地应该常办常新。美国人说南瓜等于我们这里说土包子,那时有南瓜吃就算享福的了。
  现在的青年是不知道的了。我是吃过树叶子的,刚进川大时, 五、七舍之间有个歪嘴,专卖煮红苕,学生觉得他威得很。我们叫他添点红苕汤,他都不肯。若雷记得很清楚,四川音乐学院著名声乐教授刘振汉,有次在九眼桥买煮红苕,那个卖红苕的婆婆认得他,眼泪婆娑连给刘教授添了二碗红苕水。若雷等学生一顿好生羡慕,心想还是当教授好,红苕水随便加,就像你不谦兄现在成都从华阳、文星场,到磨子街、九眼桥一带,买东西经常被打折一样。
  你老家所在的县城小学,隙地、操场都被开垦出来,种瓜菜。去到你的旧居,就好像羊儿来到草原一样,一眼望去,都是吃得的,心情好得很。
  现乱活剥一首著名的歌,送给不谦兄一笑:  
  你从宣汉走来,江楼设帐,是你的风采,
  你朝江安奔去,育人友猫,是你的情怀。
  
  不谦兄出自宣汉教育世家,学识渊博,桃李满天下,执教川大乃莘莘学子之幸,难怪你的讲座每每爆棚啊。兄更能做一手好菜,色香味俱佳,我时不时看着你的招牌菜照片,发愣好久,令好吃嘴若雷佩服得紧。
  下次我到成都,若循着香味走进谢府,你不要放安灯逸“部长”来抓我哈。
  
  拜读兰楚兄新作。弱女子昭君,远涉朔漠,竟能肩负如此国事之重,搭起了民族和谐和振兴经济的柔性平台,青史留名,功德常在,虽须眉男儿也不如,同时也免去了她自己宫禁寂寞之苦。王安石《明妃曲》说: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王昭君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毛延寿的确该杀。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