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2010-10-20 06:5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作者:陈若雷   标签:团部湖沿村 野火话当年 死鹰岭之魂 心系二十军
激战长津湖: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作者:陈若雷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本文并非是对长津湖一战的全面评价,只是作者想记住老军部杭州留下,记住师部浙江金华,记住团部当涂湖沿村,记住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那些扛枪的青春。若雷特借此文向中国解放军二十军176团的战友们致敬!文中若有记忆不准确或挂一漏万之处,请二十集团军的各地战友不吝指正】
  
  说到安徽,若雷最念想的就是当涂丹阳湖边的湖沿村了。
  湖沿村曾经是我老 176团的驻地,若雷在该团的三营机炮连度过了两年多的青青岁月的地方。我永远不会忘记军营前那一派清澈的湖水,岸边的垂柳和碧荷,萧山丽水籍战士的吴侬软语,雄浑苍凉的军营号声,湖边扛着75炮飞跑的战友,团部通讯兵“得得”驰过的马蹄声,我那在零下四十度的死鹰岭光着膀子与美国大兵拼过刺刀的老团长和那沂蒙从军25年仍然是营一级的老股长…
  
  老 176团序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野战军59师,该师前身是红军长征时留下坚持游击战的独立师,抗日战争中为新四军第一师和第六师。59师战功彪炳,擒杀倭寇,立马江淮,郭建光就是59师的故事,难怪那时若雷在湖边天天听到的都是《沙家浜》的锣鼓声。解放战争是为华东野战军的王牌一纵,二十军在三野就象38军在四野一样,是无可争议的头号主力,59师更是尖刀的锋镝。
  1949年5月24日晚,解放军从龙华攻占上海南京路、福州路一带,当晚露宿街头。新华社战地摄影记者纪录了这一历史性时刻,“胜利之师露宿街头”,在国内外引起强烈震动,就是二十军59师。
  从二十军走出来的,有粟裕、叶飞、赖传珠、陶勇等万夫不挡之勇的战神,还有《亮剑》里李云龙原型的“疯子”王必成。 1955年1月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第一次联合作战,收复一江山岛,担任主攻的就是第二十军。1994年初夏,军委副主席张震对陆军第20集团军的官兵说:“你们这支部队是百军之杰啊。”
  
  可惜若雷生亦晚,没有赶上这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但我有幸听过崇副团长,蒋政委,老股长,三营侯凤山营长,章发延教导员等亲历者的叙述。老股长当时下在我连当兵,每天睡觉前必定数出六只香烟放在枕头下面,早上六点钟准醒,他一支一支把烟抽完后,军营的起床号就会响起。
  那年,丹阳湖的冬天,雪花纷飞,寒风刺骨,积雪没膝。
  老股长和我们几个学生兵,围坐在三营机炮连的油毛毡营房里,用枯树枝生起一堆火,聊起了旧日的战事。老股长熟读古典军事典籍,若雷清晰地记得他在火堆边,他用山东口音背诵《三国演义》中“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谈笑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诗句的情景。老股长说:“战r争时期,他们喜欢找一个机灵的小白脸当勤务兵,我就找一个块头大的兵。我受了伤,往他背上一趴,就把我送下去了。”
  老股长说着说着,正在兴头上,火快灭了,老股长顺手把他好端端的一把油纸伞,撕成块丢进了火堆。熊熊的火光照亮了他轮廓分明的面庞,他须眉掀动,两眼炯炯:“那年在淮海干掉国民党六十三军,我一阵子猛跑,就从桥下抓出一个排的俘虏,其中就有现在我们二营的教导员。”他揭老底,可一点儿也不含糊。
  
  崇副团长、老股长多次说起 176团在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中,在死鹰岭与血战瓜达尔卡纳尔的美军王牌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世纪死磕和对决。美陆战一师在太平洋上的瓜达尔卡纳尔一战成名。1945年2月,摺钵山上的升起的星条旗,这个历史时刻被美利坚民族做成雕像,置于国家阿灵顿公墓,是美国军队灵魂的象征。
  1945年,配合国民党进攻解放区,制造“安平事件”的,就是这个师。
  1948年,在北平市强奸北大学生沈崇的两个美军士兵,也属于这个师。
  
  朝鲜战争爆发不久,戴维?巴尔少将指挥的联合国部队美军步兵七师的第17团已冲到鸭绿江边的惠山镇,得意地面对中国升起了美国星条旗,许多官兵得意忘形,竟然拉开裤子,成排地向鸭绿江撒尿。
  在第二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下辖20军,26军、27军,共12万人,对决联合国军下辖美国第10军、美陆战第1师、美步兵第7师、美3师及英澳韩军队,共计10万余人。战斗中,美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和美军7师被20和27军重创。曾经打得纳粹德军装甲部队闻风丧胆的英国皇家特遣装甲团几乎被20军全歼,而韩国兵团则全军覆灭。
  
  1950年11月27日晚,棉球般的雪花随着西北风席卷着盖马高原的死鹰岭,二十军等志愿军八个师,向美军发起猛攻,将陆战一师和美七师砍为五截。战斗结束后,美军狼狈溃逃,志愿军穷追不舍,双方尸横谝野,战斗非常惨烈。志愿军的一个医疗队经过战场时,留下了这样的描述:
  
  到处累累弹坑,翻出焦黑的泥土;重磅炸弹弹坑,直径不下20米,深度也有 5米,呈倒金字塔形,底部渗出的水,已结成坚冰,到处都是浓烈的火药味;汽车东倒西歪,轮胎在燃烧,散发着臭橡胶气味;大炮倾斜着身躯,炮筒已经扭曲,旁边成堆的弹壳,还在袅袅冒青烟;坦克翻倒在山坡上,履带脱落,瞭望塔的盖子已被炸飞,车身上弹痕斑驳,US隐约可见;尸体漫山遍野,横七竖八,东倒西歪,肢体不全,头上的钢盔被击穿;吉普车歪倒在路旁,星条旗已被枪弹击破,车上插着一面白旗;电线电缆纠缠在一起,被炸成数段,燃烧着伸出火苗;枪支堆积得老高,散乱在公路旁,这是敌人投降时的缴械,
  1950年11月27日,气温零下40度,二十军的一个连,坚守在死鹰岭上,任务是阻击南逃的美0军。天亮时27军79师235团3连指导员邹士勇带领他的连队从此经过看到:这个二十军的全建制连全部冻死在阵地上,无一人离开岗位,他们都保持着战斗状态,100多支步机枪直指山下。  
  如果没有那些超出正常年景的严寒呢?
  就是没有美军的羽绒服,二十军有棉衣裤呢?
  如果作为后备队的志愿军 26军及时赶到了呢?
  如果美军没有那些接应的航母战斗群和飞机呢?
  但历史是没有如果的。
  
  “这就是死鹰岭”,崇副团长说,“我们突入美军阵地,在零下40度光膀子与他们拼刺刀”。十天内,美军溃退300公里,最后在美海军七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及约一千四百架飞机的支援下,才侥幸逃脱被歼的处境,后退到三八线以南。对于陆战一师的这场失败,美国战史学家描述道:“在海军陆战队历史上,从未经历过如此悲惨的艰辛,这简直是一次地狱之旅。” 陆战一师作战处的鲍泽上校心有余悸地说:“陆战一师不过是侥幸生还”。
  
  二十军在朝鲜死鹰岭只能说是“惨胜”。 中国军队在对西方国家军队在主要战役中,以巨大的伤亡把美军赶回了38线以南,扭转了朝鲜战争的战略大局。而美陆战一师的在我志愿军的打击下,全线崩溃,向南逃命,成功撤退,保住了实力,美国认为长津湖战役是其军史上最骄傲的时刻。就若雷看,长津湖之战,中美的王牌部队算是打了个平手,但却永远成了志愿军第九兵团和美陆战一师的共同恶梦。
  据《志愿军人物录》中的记载,二十军的英模占各军之首,杨根思和十五军的黄继光是朝鲜战场上最“经典”的英雄。当时的美军第三十一团也被成建制地歼灭,团旗亦被缴获,现存放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
  
  文革中,二十军和浙江省军区经常闹矛盾。若雷听老兵说,一次,二十军的一个连队在杭州钱塘江大桥与浙江省军区的英雄蔡永祥部队相遇,互不相让。最后,二十军连长拔出枪怒吼:“老子是国家特级英雄杨根思的部队,你蔡永祥算个屌毛!给老子靠边站!”省军区哪里斗得过野战军,最后,蔡永祥部队真的被活生生地逼到路边,让二十军连队大摇大摆地走过。但几年后,二十军还是从山清水秀的杭州被发落到了“尘土之都”的洛阳。二十军临走时,对空鸣枪,告别了桑梓之地的杭州,但二十军的干休所却不依不饶地留在了西子湖滨。
  现在的解放军第20集团军是当年新四军序列硕果仅存的部队符号,是华野铁军一纵的不绝余音,而我的59师却成了集团军的独立高炮旅。
  
  想当年,美国纠结入朝的英法等十五国联军把战火燃烧到中国国门,也奈何不了站起来的中国人。而今黄海的硝烟,美韩的耀武扬威,使我想起了176团的英烈,想起了英烈们攻占汉城(今首尔)的冷峻眼神。
  我永远记得住崇副团长和老股长那不屈的铮铮铁骨,我二十军的许多战友的生命已经永远凝固在朝鲜北部盖马高原,永远凝固在那个寒冷的冬天。长津湖一战,二十军与兄弟部队死磕以美军为首的十万联合国军,把中国军队自甲午海战以来的耻辱一扫而空,为中国赢来了站着生的机会。
  那是国家利益的较量,那是正义和霸权的对决,那是中国军人血性的张扬,那是捍卫民族尊严的英雄史诗。让我们记住那些令敌丧胆的地名吧:雪寒山、荒草沟、死鹰岭…
  我的湖沿村,我的176团啊。
  
  
  (值此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六十周年之际,若雷即将推出二十军《与美海3军陆战队王牌一师硬磕朝鲜死鹰岭》,敬请垂注)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出兵前的鸭绿江南岸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杜鲁门和麦克阿瑟料定中国不会出兵,商议扩大战事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炮战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美军在长津湖溃不成军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韩国俘虏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志愿军突破三八线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死鹰岭的二十军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攻占汉城首尔,搜索前进
  
我的一七六步兵团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