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2010-09-25 14:0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作者:陈若雷   标签:漫画是鸟 背驼心好 直道致穷 巴山驼话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作者:陈若雷
  
  
  据《释氏稽古略卷二》记载,佛门有一个“虎溪三笑”的传说。
  晋高僧慧远法师居庐山东林寺时,他送客从不越过寺前的虎溪。一天,诗人陶潜﹑道士陆修静到访,相晤甚欢,慧远相送时不觉过了溪,镇寺虎长啸示警,三人方大笑而别。关于此事,李白有诗曰:
  东林送客处,月出白猿啼。
  笑别庐山远,何烦过虎溪?
  后来,南宋李唐(晞古)又作水墨谐趣画《虎溪三笑图》记之。实际上,陶潜﹑慧远和陆修静非同年代的人,何来相会?此事看似荒唐,儒释道三家都认为它昭示的和谐精髓穿越了时空,表达着诸说本源归一的不朽经典,赞美着文化间的相互尊重,散发出中华文化追求天地人大和谐的思维灵气。
  
  然而,更有名气的水墨谐趣画,却是明代画家李士达的《三驼图》。
  李士达(1550年—1620年),号仰槐,吴县人,万历二年进士,长于人物,兼写山水,深得画理。他的绘画题材大多表现文人的潇洒放达,常借画笔宣泄心中的块垒。《三驼图》画为立轴,纸本,水墨,高78.5厘米,宽30.3厘米,现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李士达的《三驼图》刻划了三个驼背的老者:一驼提篮回看,二驼向提篮驼拜揖,三驼拍着巴掌,大笑而来。由于当场既没有CCTV和CNN,野史又没记载,他们说了些什么,遂成了千古之谜。
  三人虽谦恭低调,相互顾盼,但却个性张扬,栩栩如生。三驼肉团团站立呈倒成品字形,与上部的题诗相映生辉。李士达惜墨如金,不借助任何背景的勾勒,五百年来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刁难,真乃上品也。作者在画里自识“万历丁巳冬写,李士达”,下钤二印。画的左下部是清人黄祖香的题跋:“墨香阁藏书画,明季小名家向不购藏,通甫此帧,有前贤题咏于幅首,饶有意趣,故珍之。”
  
  《三驼图》的上端留了大片的空白,有明代画家、藏书家的题诗三首:
  张驼提盒去探亲,李驼遇见问缘因;赵驼拍手哈哈笑,世上原来无直人。(钱允治)
  为怜同病转相亲,一笑风前薄世因。莫道此翁无傲骨,素心清澈胜他人。(陆士仁)
  形模相肖更相亲,会聚三驼似有因。却羡渊明归思早,世涂只见折腰人。(文谦光)
  
  三首题诗中,钱允治是题诗的第一人。他是书画大腕文徵明的高足钱谷之子,他的题诗保持了原画的风趣诙谐,一语双关,宣示了《三驼图》的讽世主题。同时,他竟然目光如炬,把“驼背扎堆”的事儿,上升到“世上原来无直人”的哲学高度,堪称“点睛”之笔。
  但细细想来,“张驼提盒去探亲”,既没有着官服、戴警@帽,表示张驼绝非朝廷命官。要不,不说奔驰、奥拓,起码得有顶轿子坐坐,试问哪里有公务员当街负重步行的?张驼充其量是个居民小组长而已,而且他儿子肯定也不是公务员,谓予不信,请去上海数数私立幼稚园门口停了多少厅局委办的名车。“李驼遇见问缘因”,证明张驼没有私事相求,只是过来闷闷“侬捣啥榻去?”“赵驼拍手哈哈笑”,小跑过来说:“我原以为就我驼,敢情你们的背也是弯的哟。”结尾句“世上原来无直人”虽说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沾点边,主要还是表现了社会底层百姓之间的和谐和调侃。
  
  居中是陆士仁的诗,他字文近,苏州人,为文徵明学生陆师道之子,曾补博士弟子员,善画山水。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敢发“杂音”:驼背仅是生理残疾,但他们的傲骨仍在,其心灵也比“他人”清纯,陆老人家教导我们说,一定要透过现象去寻求本质。他认为驼背人善良正直,较之那些体格健全、却一身软骨的家伙,不可同日而语。
  左上是文谦光的诗,文先生字去盈,也是苏州人善长书法,行楷有晋唐风骨。他引用陶渊明愤恨世俗而辞官归隐的典故,明确地指出“腰板倍儿挺的好人”全都上山下乡去了,他们去山乡采东菊,见南山去了。城里的人,心理性格都有缺陷,坏得很。
  
  李士达画得好,三位诗人立意也好,但静思后觉得三首诗的内涵不尽相同,似乎他们也在互相干仗,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思考空间。若雷猜想,李士达把三驼画得那样可爱,那么草根,若要他自题一诗,不知他会如何下笔。也许,他会莞尔一笑:“嘻!尔等见仁见智,各引一端,正合吾意也”。
  要是《三驼图》有画没诗,或有诗无画,能否传到现在都是个问题。《三驼图》可谓是画与诗的珠联壁合,是诗与画的双子星座。二者的有机结合如锦上添花,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审美愉悦和审美惊奇。
  
  其实,曲与直是相比较而存在的,世界不能全是直,也不可能全都曲。鲁迅诗云“世味秋荼苦,人间直道穷,”邓大人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故而,全是直道,也不是社会主义。世界上至直的事物是不存在的,没有曲线的画作是谈不上美的,大丈夫处事能伸能曲,才算得上俊逸人中龙。
  在唐诗里,“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打起黄莺儿,不教枝上啼”,活脱就是曲的美,不说透,不直说,美极。然而,《诗经》开篇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韦庄的“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不就“直”得令人心颤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那你铺一条柏油马路直通禅房试试?问果证和尚愿意不?
  如果书法、绘画也全都直了,两者就可以强强联合,成为几何矩形的生产线。
  巩俐叫卖的腰部减肥药叫“曲美”,要是直的,就是黄桶。
  
  “裙拖八幅湘江水,鬓锁巫山一段云”,裙都拖了八幅了,皱曲不知有多少。
  再说,巫山的云哪有方方正正的呢,难道凉席飞上天了?
  所以,该直则直,该曲则曲,乃是人间正道。
  借红袖倩眉的话,若雷也不过是图中三驼耳。
  
  若雷以为,中国的水墨谐趣画尽管带着漫画的某些特点,但并不具备漫画的基本元素,还不是严格学术意义上的“漫画”。“漫画”一词首先见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集解,指的是常常用嘴在水面漫漫画圈的一种鸟,与漫画风马牛不相及。1771年,日本的铃木焕乡因欣赏“漫画鸟”的个性,以“漫画鸟”自喻,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出版过《北斋漫画》。而“漫画”作为绘画类别术语在日本出现,已经是1902年以后的事。那时,中国即使有漫画类作品,也一直被称为“滑稽画”、“寓意画”、“讽刺画”、“讽喻画”、“时画”、“讽画”、“谐画”或“笑画”。1924年,丰子恺的漫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得到郑振铎的赏识,丰氏的多幅漫画得以在郑振铎主编的《文学周报》发表,并正式冠以“漫画” 二字。次年,《子恺漫画》正式出版,“漫画”这一画种的名称才得到统一,传承至今。
  水墨谐趣画在中国绘画史上一直是中国文人的水墨写意,如宋代的李唐,明代的陈洪绶,清代的苏六朋,八大山人朱耷,黄慎等。抗日战争时期,傅抱石在重庆金刚坡也多次画过《虎溪三笑图》等水墨谐趣画,与田汉、阳翰生、冯乃超、司徒乔、李可染等大家在赖家桥不时切磋。
  
  李士达画作还有《竹林七贤图》、《桃花源图》、《花村春庆图》等,传世不多,计北京故宫博物院十四件,上海博物馆六件,天津市博物馆四件,台北故宫博物院六件,日4本静嘉堂一件而已。
  
  打住前,将若雷代拟的三驼对话录如下,以填补历史的空白:
  执杖驼回头问:“我的长竹竿不小心打着你了哇?”
  作揖驼连声说:“不存在!不存在!嘿嘿嘿嘿嘿..”
  鼓掌驼大笑说:“谁叫你啥都要问呢,背时活该!”
  
  正是:一花一世界,三驼三乾坤。
  
  
  
  
  
  附录一:钱允治 七律 茱萸
  茱萸湾头雨乍晴,广陵城北田方耕。小艇出港白衣湿,高楼开窗玉腕横。
  细草漠漠天际远,一水漾漾船边清。客来空举旧时话,岸上垂杨蝉忽鸣。
  
  附录二:刘过词的哥德巴赫猜想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743640&PostID=18900256
  附录三:我的巴基斯坦兄弟塔巴松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743640&PostID=23831561
  
  
  
  
  (本文受《一幅好玩的中国古代漫画》一文启发而作,谨此向关东兰楚鸣谢)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李士达的《三驼图》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宋 佚名 《虎溪三笑》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三驼图》诗文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三驼图》人物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傅抱石《虎溪三笑》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陆士仁书法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文谦光扇面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黄胄《三驼图》之一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黄胄《三驼图》之二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此亦三驼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张广《三驼图》
向《三驼图》的传统诠释发点“杂音”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丰子恺《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