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莱茵河的尽头 欧罗巴的花园  

2010-09-22 22:3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莱茵河的尽头 欧罗巴的花园
  作者:陈若雷
  
  
  你知道莱茵河离开德国后流到哪儿了吗?
  她的入海处就在有欧洲花园美称的荷兰。
  荷兰全称荷兰王国,位于欧洲西北部,濒临北海,地处莱茵河、马斯河和斯凯尔特河三角洲。文史学家说,荷兰在一千年前是一大片原始森林,一只松鼠从现在的比利时或德国“跑”到阿姆斯特丹,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树顶上。
  
  1656年,清廷入主中原刚好八年,荷兰使团到达北京。与英法葡西等国使节一样,荷兰人也遇到了必须要求对大清皇帝行跪拜大礼的难题。从当时一直到清廷倾覆,没有一位欧洲外交官接受这种近乎无理的天朝规矩。但荷兰人答应了,跪下了。荷兰人说:“我们不想为了所谓的尊严而丧失重大的利益” 。他们认为,所谓的尊严与利润相比,并不重要。他们这种价值观一直延伸,因而荷兰也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
  
  荷兰的首都设在阿姆斯特丹,中央政府却在海牙。阿姆斯特丹位于艾瑟尔湖西南岸,低于海平面3-5米,连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也低于海平面四米,简直就是一座“水下城市”。但这座古老的世界名城,却很有个性,她以海堤、风车、郁金香和对反传统思潮的宽容,引领世界之先。走进阿姆斯特丹,运河环绕,风光旖旎,无论从哪个角度观赏,总能看到地平线上拔地而起的风车,满城都飘荡着郁金香的芬芳。
  市内,上百条河道纵横交错、上千座有桥梁凌空飞架,海鸥飞舞,天鹅翱翔,仿佛威尼斯已从亚平宁东来。
  阿姆斯特丹的房屋,门都非常狭小,有时宽度仅有窗户的三分之一,仿佛一个人走都得挤进去。这事源于古荷兰有一条奇怪的法律,门越大交税就越多。荷兰芸芸众生就钻政策的空子,将门尽量做小,把窗户尽量做大,房屋顶部都有数个铁钩子,以便用的绳索吊运大件的家具和物品。在这里,大多数人家都不挂窗帘,室内一览无余,室内家具逞亮,几乎纤尘不染,看得出荷兰妇女的干练和整洁,至于房中隐秘之事,荷兰佬也有说法:“我们干自己的事,为什么怕被外人看见?”
  
  离阿姆斯特丹不远,就是桑斯安斯风车村,这个村庄还保留着17世纪的原貌。250年前,这里矗立着800多座荷兰风车,其顶篷安装在滚轮上,以便能四面迎风。风车有好几层楼高,风翼长达20米,可以碾压谷物、粗盐、胡椒、木材、榨油、造纸、芥末、大麻、烟草等,还可以排除沼泽地的积水。风车塔房有几层,分别为睡觉、吃饭、劳作之用,有的家族在风车塔房里已生活了整整245年。美国的《独立宣言》就写在几张羊皮纸上,这些羊皮纸就是由荷兰桑斯安斯村的风车在1692年制造的。如果没有抽水风车,保障荷兰大部分土地免受灭顶之灾,可能就没有后来的奶酪和郁金香的芳香……
  
  徜徉在阿姆斯特丹的街上,你会不时发现,大街小巷的商店的美女推销员在用中文大声吆喝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或“买一送一!”街头咖啡馆无处不在,不要以为这是喝咖啡的地方,这里主要是合法吸毒品大麻的地方。荷兰人认为,毒品是个健康问题,而不是犯罪问题。
  荷兰人随意和自在,性符号和性暗示比比皆是。稍稍有点阳光,你在大街上常常能见到没穿上衣的妇人以及在市区草地是裸睡的美女。从阿姆斯特丹的瓦摩西街,经水坝街、胡格街,到克罗文尼堡运河,都是纳入政府规范管理的红灯区。若雷等人在欧洲最大的红灯区遛弯看稀奇,在阿姆斯特丹的老教堂附近,发现了一个女性裸体雕塑,下面的雕刻的文字竟然是“向全球的性工作者致敬!”
  
  持之证上岗的妓女,都会把华人当成中国不少官员的嬉游团,横抛媚眼说:“you far piano!你-遥远的-钢琴!”
  “你-遥远的-钢琴啊”?你可别一头雾水,正在报考公务员的小王精通点英语发音,听出了端倪。原来,全球的性工作者们喊的是:“有发票罗!”
  
  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也是庄严、华贵和成功的象征。法国作家大仲马的《黑郁金香》,赞美郁金香“艳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荷兰是欧洲的花园,处处姹紫嫣红,绿草茵茵,繁花似锦。花的品种繁多,尤以郁金香、风信子、茨菇花等最为出名。四个世纪前,荷兰人疯狂地种植郁金香,尤其是黑色的“黛颜寡妇”、“绝代佳丽”和“黑人皇后”,被视为稀世的奇珍,甚至有人用一座花园别墅来换取。每到初夏,郁金香盛开,世界各地的游客涌入库肯霍夫公园,如痴如醉地欣赏那在夏风中婀娜多姿的郁金香。
  
  其实,荷兰人是一个非常理性、冷静、低调的民族,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与陌生人接近。在火车上,他们读报纸,看小说,不主动与他人交谈。但他们如果遇见有人问路,他们的解答绝对详细,绝对耐心,我的一位外语不熟练的朋友迷了路,街上的一家店主就曾亲自领他走过两条街,指引他看到了他下榻旅馆的招牌,这才回去打理他的商店。
  
  在乌特勒支大街时,当果证和尚忙着给红袖倩眉照相,美眉正犹豫用什么“普势”的时候,两边已经聚集了十几个等候过路荷兰人,静静的。不知这些橙色军团是在痴迷东方美女的神韵,还是过度绅士,在静候红袖到此一游的定格?
  
  “你知道铜丝是怎么发明的吗?”荷兰人有时会给外国友人如此发问。
  当你茫然不知怎样回答时,他们已给出了答案:“两个荷兰人在路上同时捡到了一个铜币,相互争抢,绝不松手,最后把硬币拽成了铜丝”。荷兰人精明干练,善于理财,锱铢必较,义利均存。他们忠于合同,不图谋揩他人的油水,不放弃自己的权益,即使是蝇头小利,也势在据理必争。不放弃,不抛弃,值得尊敬,荷兰人同德国人一样,与他们打交道,相对容易。
  只要你记住与荷兰人相约去下馆子喝咖啡时,不要忘记带钱包,就成。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