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秉烛斋笔记(九):从战车到怂包说起  

2010-08-06 10:0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秉烛斋笔记(九):从战车到怂包说起
作者:陈若雷
  
  
  最近少写,不会是因为世界杯吧。我倒是看了不少,有惊喜,有失望,尤其是看德国对西班牙更失望,德国失掉血气,从战车变成了怂包,让这些条顿人去红苕烧章鱼吧。
  
  冰兄的评论看出了端倪,若雷仅仅是引一段历史当事人的回忆,忠实与否留与时光去品评。而且我引用此段一是因为它前所未闻,是崭新的;二是因为我赞同周恩来对于格律诗的观点。不谦兄说江青并没有说她写的是旧体,这是完全正确的,也可能是周多想了。想写旧体诗的朋友们,我们大家在这方面可学学江青,不要随便说自己写的是七律、五绝或蝶恋花。
  发出此篇仅仅是为了学科参考,与政治毫无关系。
  
  但我的部分朋友(包括几位未留言的老朋友)对政治极为敏感,一说事就会上升到政治、尤其是当今的政治层面。对此,若雷虽然不尽同意,觉得有些甚至牵强,但尊重他们说话的权利,而且敝博是完全开放的,除非有朋友骂脏话。
  
  天涯以这样的方式开展此类活动,是开发资源、服务大众的经营理念的提升。记得以前相当一段时间,首页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使人啼笑皆非,如首页上会经常出现不足20字的精彩博文,或普通毛笔字习作的“首页精彩推介”
  
  若雷君:每次读到您的谈论人物的文章,即使所谈所论的人我还算有点了解,都觉得如沐清风。因为您,一个个早已在淡化在历史的烟云中的张三李四,伊凡汤姆,都在读者面前显现着他们当年的音容步态。哪怕是异域他乡的某老来中国行贿,送了官家几两银子,也被躲在暗中的您看得清清楚楚;您的叙事,是细节充盈的叙事,您的评论是立脚于史实的评论。虽然后来人所写的历史免不了是“第二历史”,但您却给了我们“第一历史”的真实和生动。像利玛窦这样一个人,不论我们谈论的是他率先给中国人送来了天主教的福音,还是教会了中国人如何修表,他就是他,他无意要创造什么“大历史”——我很喜欢您选择这个角度。
  等候您的下一篇。龚翰熊
  
  濯雪漱冰君的自题标准照:帅哥  
    你的脚印留在了塞纳河畔 挪威森林
    柏林城墙 克里姆林 黄金海岸……
    抚摸过断臂维纳斯的玉色脚趾
    亲吻过普希金和冈察洛娃的古铜指尖
    如果说 你的生命有过扩张和舒展
    尽可以把这些脚印 引为无憾
    然而 然而
    你只是个海边拾贝者 不是老船长
  
  若雷君:我果然又见到一篇好文章:《荒唐岁月的荒唐事---兼悼张仃》。
  你照事物的本来的样子,把荒唐岁月中的那桩荒唐事写得活灵活现,这它,我以前也略知一二,但文中提到的李瑞环(我很尊敬这位仁兄)的那些事,我就不知。要写文坛掌故,这样写才有意思。文章最精彩的是最后一段,读者怎么也想不到那个陈若雷竟如此行文,文章竟这般作结,真是平地里异峰突起。你笔下的张仃对艺术虔诚到了“痴”,他像膜拜上帝那样膜拜艺术家,见此,我们才真正认识了别样的张仃。龚翰熊
  
  雪柳的话未免太作悲了些,我认为有些东西本来就是自然规律或者社会规律,是无可厚非的。大同世界本来就只是个理想而已。凡事认真也不必认真,这样不很好吗?通透语啊。老是无功的愤世嫉俗,总觉得即使西瓜都有虫,也是美国那边的好,怎么快乐得起来呢?
  其实,大哥别说二哥,都是差不多。打起摆子一样地抖。
  喜欢从此无语的淡泊。
  
  南夷露露:因陈若雷楼主的缘故,亦去听了《布列瑟农》。楼主音乐鉴赏能力确实不错,很强的感悟力。音乐可以洗涤人的心灵,这首音乐,浪漫而凄凉,孤寂而唯美,空灵而哀伤,无奈而婉约,闭上眼睛放松听,淡淡的哀伤,缓缓的忧愁开始弥漫全身,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天籁如水般缓缓流进心里,撞击心灵。
  
  看照片,冰娃子罗书记吃的是包口烟,彭兄画的马有思边草而拳毛动之仪。
  
  马一浮说:“出家人化缘十方,可我却化缘十一方。连和尚的缘我也化啊。”
  遍能法师答道:“这不叫化缘,是先生和乌尤山的因缘。”
  马老的话妙语联珠,遍能法师提得起放得下,四大皆空又广播福田,把功德推给了乌尤山,泛起了人间佛学的光辉。
  
  其实,上帝是公平的,他给每个人都赐予了同等的机会。世界上现在什么都在搞与时俱进,六、七十年代以前,婴儿初生时象小老鼠一样,一个星期左右才睁开眼睛,现今的婴儿就成熟的多,狡猾得多,他们一生下来,眼睛就是大睁着的,先评估一下出身环境的经济状况,如是瓦房朱门便心满意足,安然入睡;如看到是茅舍草房,就立马嚎啕大哭。
  
  石伶俐说:若雷君一年多的博文,我也基本读完。尤其读到去年关于范美忠事件的那篇,更是产生强烈共鸣。我当时也写一文曰《可怜范美忠》,提出范需要看心理医生,没想到若雷君和木君都做了更深刻的剖析,真是相见恨晚。
  
  我喜欢你对狄仁杰的文字和感觉。
    我也曾被天涯也和谐过多次。
    但天涯不是政府机关,谈不上什么言论自不自由,
    天涯是一个依法谋取利益的企业,他也要生存,也要自保。
    它谋取的是点击率和由此而来的广告。
    只有你有点击率,无论形式粗精、内容黄白、水平高下,
    都可以名列榜首,要不你就得认识里面的人。
    平常心吧,发点自己的所想,所思,就应当满足了。
    天涯可不是自由论坛啊。
    你说的点击率也顺其自然吧。有人看,好;少人看,也好。
    普天(涯)之下,说到点击率,谁都多不过某匪,
    少不过为零,你还在中间折腾什么呢?
    点击率完全是身外之物,只要高兴就好,就好。
  
  亦当就其和平淳雅处涵泳体察,庶不失温柔敦厚之旨。尝举昌黎语以示学徒曰,行峻而言厉,不若心醇而气和也。此为儒学之精华,亦为道佛合一的禅宗要旨。
  然此乃一双刃剑,所谓伤其不幸、怒其不争是也。
  菩萨有时也有金刚之怒啊。
  
  若雷对所有的韩菜都没有什么感觉,但却非常喜欢韩国泡菜,因为它味道接近四川泡菜,记得在法兰克福的韩一馆餐厅里陪客,每餐没韩国泡菜就不开饭。
  
  
秉烛斋笔记(九):从战车到怂包说起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成都天仙桥-若雷的业余揾食、喝茶地之一
  
秉烛斋笔记(九):从战车到怂包说起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深圳市区的海湾--原生态的国宝红树林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