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关于《蝶恋花》的转韵  

2010-08-15 17:0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关于《蝶恋花》的转韵
作者:陈若雷  
  
  1959年3月11日,胡适在日记中写道:“看见大陆上所谓‘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泽东《诗词十九首》,共九叶。真有点肉麻!其中最末一首即是‘全国文人’大捧的‘蝶恋花’词,没有一句通的!我请赵元任看此词押的舞、虎、雨,如何能与有'韵字相押。他也说,湖南韵也无如此通韵法”(《胡适日记全编》第八册)。胡适批评毛润之的《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不管说得对不对,但他资格总是有的,毕竟他多年前曾是毛润之的老师。
  
  词,乃是中国诗歌的一种分支。隋唐之际,从西域传入的胡乐与中土的汉乐渐次融为燕乐。由于词在早期多是酒宴间娱兴之作,故有“诗庄词媚”的说法。因为要合乐,原来整齐的五七言诗歌词演变成长短句,呈现出错落有致的参差美。文人们依照词牌乐谱写作新词,所以叫做“填词”,就像《长江之歌》一样,是先有音乐后有歌词的。以下为毛润之《蝶恋花?答李淑一》词的原文: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蝶恋花》是唐代教坊曲,本名《鹊踏枝》,又名《黄金缕》,凤栖梧》或《卷珠帘》,宋晏殊词改为今名,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一韵到底。《蝶恋花》的曲调沉郁柔婉,怅惘低回,为鸳鸯蝴蝶派的老祖宗。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以哲学家的参悟和美学家的敏感,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的人生运势大哲理。王国维所谓的三个境界,就有二个出自《蝶恋花》。
  
  毛润之写的旧体诗词,虽气度不凡,但却素来中规中矩。文化诗词是毛的强项,但他显示出的大多是谦逊。他说自己的诗词“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文采不佳”,“主题虽好,诗意无多”等等。但公平地说,毛诗大气磅礴,险峻豪迈,乃诗词行家里手,这几乎已成公论。惟独这一首《蝶恋花》下阕转韵,严重“出格犯律”,润之却宁愿被亮“红牌”,也要用这个词牌。
  
  如果单从“纯技术”的角度来看,胡适的批评,有对也有错。
  对的地方是指出了没有一韵到底。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转韵“出格”了,胡适用不着拉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给自己壮胆;胡适错的地方是说毛词“没有一句通的”,并不影响其成为诗词中的上品。胡适苛责《蝶恋花》的押韵,分明是故意小看毛润之。此点押韵知识,润之应是懂的。胡采取如此粗暴的态度,显然太过分。他不是搞文学批评,而是恶意诋毁;已不是诗歌评论,分明是在使气,在诋毁,在党见,大失一代文学宗师的风范。
  试问“我失骄杨君失柳”通不通?“吴刚捧出桂花酒”通不通?“泪飞顿作倾盆雨”通不通?就这儿,都有三句通了。照若雷看来,这首词句句都是通的,毛病在于“转韵出格”。
  
  青年毛润之与胡适也有过交往,对胡适也非常尊重。1918年,毛润之到北大图书馆做助理员,曾旁听过胡适的课。胡适1920年1月15日的日记中,就有“毛泽东来谈湖南事”的记载。1936年,毛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我(五四前后)非常钦佩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他们代替了已经被我抛弃的梁启超和康有为,一时成了我的楷模”。华裔史家何炳棣何炳棣曾在其自传体著作《读史阅世六十年》,述及胡适对毛诗的评价。1960年,何氏往纽约拜见胡适,谈话中,胡适提及何译毛诗和序文,责备说:“看了很不舒服,你还夸他颇不无诗才;事实上,他当初在北大还不配上我中国文学史的班呢!”何炳棣与胡适争论时,双方不让,胡突然说:“但是,我必须承认毛是一位有力的散文作家。”
  老胡啊,难道你都认可的“一位有力的散文作家”,竟然写的诗词“没有一句通的”?你是在故作“雷人语”,还是在竞选“标题党”?
  
  胡适作为“老师”在批评“学生”诗词的问题上,显得没有一点宽容和水平,说肉麻到不至于,但还是真有点小家拔丝。在这一点上,“老师”和“学生”彼此相较,大有霄壤之别。1956年2月,毛润之在怀仁堂宴请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知识分子代表时说:“胡适这个人也顽固,我们托人带信给他,劝他回来,也不知他到底贪恋什么?批判嘛,总没有什么好话,说实话,新文化运动他是有功劳的,不能一笔抹杀,应当实事求是。21世纪,那时候,替他恢复名誉吧。”
  可见润之还在记挂胡适,对其评价还是公正的。然而,毛4润之与胡适都未曾忘记对方。《竺可桢日记》第四册记载说,毛读到“胡适硬说毛主席是他的学生”时,竟然不能入睡。
  兴奋耶?不服耶?此情只有天边月,无人知。
  
  毛润之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深谙格律,总体上是中规中矩的,如果韵脚出格犯忌,若雷相信他心中自然清楚。毛后来自注说“上下两韵,不可改,只得仍之”,就是明证。这首词虽然想象力丰富,构思十分巧妙,但笔下也有犯错的时候,毕竟存在转韵出格的破绽。有的人硬把’“破绽”也看作“突破创新”,恕若雷快语,他们只配位列“溜须拍马”之辈,因为润之自己都说“只得仍之”。其实,润之先生也是不想转韵的,你看下阕首句尾字“袖”就明白了。润之先生写下“袖”字时,兴之所至,已经在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的得意之笔,故由此转韵用了“且为忠魂舞”的去声【七麌】的“舞”韵,留下了这一桩六十年的文学公案。
  
  在词坛上,姜白石曾经“擅自”将仄韵入声的《满江红》改用平声韵,岳飞的《满江红》也因不尽依谱,被其嫡孙岳柯剔出乃祖的文集。辛弃疾有《水龙吟》“用些语再题瓢泉”一首,每句韵脚用“些”字押韵,又有全押“难”字的《柳梢青》。黄庭坚也有四韵都用“山”字的《阮郎归》和通首韵脚都用“也”字的《瑞鹤仙》。须知,通首以同字为韵,实际上等于无韵。崔颢《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联,不仅平仄失矩,连对仗也不合格。李白见了却感叹得“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前头”。可见诗词大家,其中包括遣词最严谨的杜甫,有时有了神来之笔,置格律于不顾,才给后人留下了不少的千古绝唱,岳柯的诗词虽然中规中矩,但多为平庸之作,白日见鬼,没入蒿莱。
  不知润之先生的这首《蝶恋花》,能不能像崔颢那样站稳?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中,黛玉说:“(作诗)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这是曹雪芹假林妹妹之口对诗词的自白。总之,诗词格律是诗词习作者的必备常识,初学者必得掌握并遵循,千万不要连诗词格律是什么,都还没有搞懂、“填词”都还没填及格的时候,就免费滴给自己的几句歪诗说成是《五绝》、《七律》、《江城子》或《菩萨蛮》。如果是这样,你就是在强词夺理地把河南的戗面馒头说成是四川的军屯锅盔。
  
  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过:“我最看不起的同学有两个:一是胡适,靠洋人吃饭;二是孙科,靠老子吃饭。”胡适有《蝴蝶》诗一首,公正地说,胡适的“诗”远不及润之于万一。虽然胡适此诗谈不上什么意蕴境界,但若雷还是顽固地认为,它没有一句是不通的,它一点也不“肉麻”,绝不会像润之先生那样向“钱”看,竟然说:“我反正不读新诗,除非给一百块大洋。”胡适的《蝴蝶》诗写道: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关于《蝶恋花》的转韵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