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正宗的《蝶恋花》和犯律的古诗词  

2010-08-15 17:1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宗《蝶恋花》和犯律的古诗词
作者:陈若雷
  
  
  在中华诗词的长河中,诗词大家出格犯律的事儿也不是没有。
  且不要说狂放的李白,就是以“吟成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严谨近痴的诗圣老杜,有时也不得不出点格。姜白石曾经“擅自”将仄韵入声的《满江红》改用平声韵,岳飞的《满江红》也因不尽依谱,被其嫡孙岳柯剔出乃祖的文集。辛弃疾有《水龙吟》“用些语再题瓢泉”一首,每句韵脚用“些”字押韵,又有全押“难”字的《柳梢青》。黄庭坚也有四韵都用“山”字的《阮郎归》和通首韵脚都用“也”字的《瑞鹤仙》。须知,通首以同字为韵,实际上等于无韵。崔颢《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联,不仅平仄失矩,连对仗也不合格。李白见了却感叹得“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前头”。
  岳柯的诗词规矩,不假,但多为平庸之作,只有白日见鬼,没入蒿莱。如今谁还记得,哪怕是一句?
  
  诗词大家有时有了神来之笔,极个别地方也被逼没辙了,才给后人留下了少许的千古绝唱。但别忘了,他们可是中规中矩了几十年,成了诗词格律的行家里手后,才有此本钱的。就这,诗词大家出格犯律之作除了“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联为精彩个案,以若雷的浅陋,实在记不起还有别的啥了。
  不信,你找个新来的,连个原唱带子都没有整过的试试?
  
  若雷认为,对喜欢古诗词的习作者而言,诗词格律是必得掌握并遵循的常识,初学者千万不要连诗词格律是什么,都还没有搞懂,“写诗”“填词”都没及格的时候,就免费滴给自己的几句诗作说成是《五绝》、《七律》、《江城子》或《菩萨蛮》。
  
  拙文谈及的中华著名诗词作品中的“疑似”格律另类: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崔颢《黄鹤楼》)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岳飞《满江红》)
  
  听兮清佩琼瑶些。明兮镜秋毫些。君无去此,流昏涨腻,生蓬蒿些。
  虎豹甘人,渴而饮汝,宁猿猱些。大而流江海,覆舟如芥,君无助、狂涛些。
  路险兮、山高些。愧余独处无聊些。冬槽春盎,归来为我,制松醪些。
  其外芳芬,团龙片凤,煮云膏些。古人兮既往,嗟余之乐,乐箪瓢些。(辛弃疾《水龙吟》)
  
  莫炼丹难。黄河可塞,金可成难。休辟谷难。吸风饮露,长忍饥难。
  劝君莫远游难。何处有西王母难。休采药难。人沈下土,我上天难。(辛弃疾《柳梢青》)
  
  烹茶留客驻金鞍。月斜窗外山。别郎容易见郎难。有人思远山。
  归去后,忆前欢。画屏金博山。一杯春露莫留残。与郎扶玉山。(黄庭坚《阮郎归》)
  
  环滁皆山也。望蔚然深秀,琅琊山也。山行六七里,有翼然泉上,醉翁亭也。
  翁之乐也。得之心、寓之酒也。更野芳佳木,风高日出,景无穷也。游也。
  山肴野蔌,酒洌泉香,沸觥筹也。太守醉也。喧哗众宾欢也。
  况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太守乐其乐也。问当时、太守为谁,醉翁是也。(黄庭坚《瑞鹤仙》)
  
  在中国诗歌史上,《蝶恋花》词可谓汗牛充栋,若雷喜爱的有: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冯延巳)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晏殊)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
  
  窗外绿阴添几许?剩有朱樱,尚系残春住。老尽莺雏无一语,飞来衔得樱桃去。
  坐看面梁双燕乳。燕语呢喃,似惜人迟暮。自是思量渠不与,人间总被思量误。(王国维)
  
  还有饱读诗书,满腹才情的、和孙中山并称开国双杰的黄兴《蝶恋花》:
  
  转眼黄花看发处,为嘱西风,暂把香笼住。待酿满枝清艳露,和风吹上无情墓。
  回首羊城三月暮,血肉纷飞,气直吞狂虏。事败垂成原鼠子,英雄地下长无语。(黄兴)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