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2010-05-31 14:46:33|  分类: 欧美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作者:陈若雷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甫登岸的清教徒分离主义者


在林林总总有关美国的文献中,《五月花公约》是第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革命性文献,是美国式民主制度的渊薮。《世界年鉴》认为,该公约是“自动同意管理自己的一个协议,是美国的第一个成文法”,常常被形象地称为“美国的出生证明”,堪称美国立国之本。

“五月花”号其实是一艘欧洲三桅船,一艘曾经被用来贩卖私酒的船。
公元1620元11月11日, 这个划时代的社会政治契约,就诞生在这艘破旧不堪的帆船上。《公约》虽然只有区区三百来字,却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地喊出了信仰,自愿,平等,公正,法律这些涵盖了美国立国的基本基本元素词;这段文字,第一次从民众的角度,阐述了国家公权力的来源,国家公权力是民众让出的来的本质。也就是说,这份写在简陋的牛皮纸上的契约,从法理上、根本上否定了君权神授的神话,指出国家权力是全体公民以契约方式出让的部分私权总和。
《五月花公约》打着“崇敬上帝、臣服皇权”的大旗,口口声声说是为“提高英王的荣誉”,实际上它组织的是对抗皇权的“公民政治团体”。

其实,五月花就是山楂花,杜鹃花科,匍匐浆果鹃,象征恋情和希望。五月的英语以罗马神话中的女神玛雅Maius命名,玛雅女神专门司管春天和生命,有许多人说美国的国花是山楂花,但就若雷所知,美国的国花应该是玫瑰或月季花。      
如果你不了解这艘船,那么你就不了解美国。
你想了解美国,就必须了解这艘船。

《五月花号公约》的传统译文有两个版本,现在容若雷来评估一下二者的分量。
让我们先来读读《五月花号公约》的二个传统译文:
      
《五月花号公约》中文传统译文版本之一: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吾等签约人,信仰之捍卫者,蒙上帝恩佑的大不列颠,法兰西及爱尔兰国王詹姆斯陛下的忠顺臣民 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吾王与基督信仰和荣誉的增进,吾等越海扬帆,以在弗吉尼亚北部开拓最初之殖民地,因此在上帝面前共同庄严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使上述目的得以顺利进行,维持并发展,亦为将来能随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本殖民地总体利益的一应公正法律、法规、条令、宪章与公职,吾等全体保证遵守与服从。据此于耶稣公元1620元10月11日,吾王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第十八世暨苏格兰第五十四世君主陛下在位之年,在科德角签署姓名如下,以资证明。“
            
《五月花号公约》中文传统译文版本之二: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我们,下面的签名人,作为伟大的詹姆斯一世的忠顺臣民,为了给上帝增光,发扬基督教的信仰和我们祖国和君主的荣誉,特着手在弗吉尼亚北部这片新开拓的海岸建立第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的面前,彼此以庄严的面貌出现,现约定将我们全体组成一个民众自治团体,以使我们能更好地生存下, 来并在我们之间创造良好的秩序。为了殖民地的公众利益,我们将根据这项契约颁布我们应当忠实遵守的公正平等的法律、法令和命令,并视需要而任命我们应当服从的行政官员。据此于耶稣公元1620元10月11日,吾王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第十八世暨苏格兰第五十四世君主陛下在位之年,在科德角签署姓名如下,以资证明。”

若雷读罢这两种传统文本后,觉得大体还马马虎虎,但又感觉不少地方不准确。为了准确解读《公约》的原则和精神,必须弄清译文有哪些失误。通读后,我们不难发现,公约里最重要的关键词是“Civil Body Politick”,若雷可以大胆地说,这份文件的其它所有文字都是因为这个词而存在的。
现将我的部分评介思路提纲挚领、不作展开地简述如下:

○我敬重的授业老师顾学稼先生在教我《英美史》时及其专著《美国史纲要》、黄绍湘先生的《美国史纲(1492—1823)》、余志森先生的《美国史纲—从殖民地到超级大国》,都认为是在普利茅斯海岸签订的。然而,若雷认为《五月花公约》是在1620年11月11日那天抵达科德角下船前签订的。
○译本一把詹姆斯一世笼统搞成了法兰西国王,成了天大的笑话。当时的法国国王是波旁王朝的路易十三。公约提及法兰西国王,据揣测,可能是签字人中有法裔船民的“陌生人”,或者仅是挂一个空虚头衔冒皮皮而已。
○《公约》中有四次提到上帝,有一次提到基督,《公约》一开头就是“以上帝的名义,阿门”。可见,共同的信仰是这份契约的基础。
○译本二中的“视需要而任命我们应当服从的行政官员”,在原文中没有支持文字。

○译本一为了回避难译处,故漏译太多,更为莫名其妙的是,译本都无视文中清晰写下的日期,把11月11日误值成“10月11日”。
○五月花公约签订的1620年,是英王“詹姆斯一世陛下”在英格兰和爱尔兰王位的第18年,在苏格兰国王位的第54年。

○然而,遗憾的是,两个译本都把它译为“民众自治团体”,就大错特错了。译者应当第一眼就看见Politick(政治)这个词,为什么要回避呢?为什么要羞羞答答地译成“自治”呢?这并不是因为译者英语不通,而是因为译者根本没有把握住在这些美国先民的心中,那朦胧涌动着的“结束封建王权、建立民主政治”的狂涛。
○若雷以为,“Civil Body Politick”的正确译法,应该是“公民政治团体”。因为公约几次提到,这个“政治团体”的管理对象是殖民地,而且具有制定和实施法律、条令、规章的功能,这可不是社会团体所能企及的。
○政府是神圣契约的产物,故其统治才有合法性。这样,五月花就把把宗教问题扩大为政治问题,把政治问题转变为法律问题,标志着对“政府须经被治者同意方可统治”的原则的确认。

○卢梭根据五月花号三桅船的史实写了《社会契约论》,他说,“唯有一种法律,就其本性而言,必须要全体一致同意,这就是社会契约。除了这原始的契约之外,多数投票总是可以约束其它一切人”。
○关于签订《五月花公约》的时间,学术界说法不一,黄绍湘说是“1620年12月”,齐文颖说是“1620年11月21日”,严维明说“11月11日”。在这里,第一种说法显然是错的;后两种说法若雷认为都有依据,因为美国学者也是两种说法。持“11月21日”说的,有《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R.莫里斯的《美国历史百科全书》;持“11月11日”说的,有《简明美国历史词典》,S.E.莫里森等的《美利坚共和国的成长》、《美国读本:感动过一个国家的文字》等。

○其实,《五月花公约》的原文明白无误地写着“1620年11月11日”。难道美国学术界治学极为严谨的著名学者,也会在这个重要问题上发生疏漏?
○原来,“11月11日”是按西方儒略历计算的, 而“11月21日”则是按格雷果里历法计算的。 二者在记年上相差10天,有点类似中国的农历和公历。英国及其美洲殖民地晚于1752年才采用格雷果里历,即现在通用的阳历,《五月花公约》订于1620年,自然采用旧历(儒略历法)的“11月11日”。

听到若雷有上述一些评说,办公室的善知识果证和尚、红袖倩眉等80后说:“陈教授,你说人家译得不好,你自己咋不亲自译呢?我们都想读读你的版本。”被这伙“阎王不怕鬼瘦”的青钩子一激,若雷真就坐了下来,搬了一大堆大部头巨著,焚香净手,望着深圳湾的那一片湛蓝的海涛,搜索枯肠,几多沉吟,数易其稿,完成了下面的若雷文本,因《五月花公约》系用中古式英文写就,故若雷的译文风格也采纳了文夹白的格调如下:

“以上帝之名义,阿门。
吾等--以下之签名人,身为我等所敬畏的英王詹姆斯一世、法兰西及爱尔兰国王之忠顺臣民,为了上帝之荣耀,为了基督信仰和吾王之隆誉,扬帆远航,到此弗吉尼亚北部开拓垦殖最初之殖民地。吾等于上帝之下,共同庄严立誓,特自愿立契结成一个公民政治团体,以期平安图存及后续之发展。为殖民地之公众利益,吾等议定将永葆操守,以备时时执行、编制并界定公正之法律、条例和立法等,以确保吾等全体遵守与服从。
据此于耶稣公元1620元11月11日,吾王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第十八世暨苏格兰第五十四世君主陛下在位之年,签于科德角,姓名如次,立以佑证。”

稍后,若雷还将说说五月花号三桅船的清教徒分离主义者和“陌生人”们登陆的过程,和登陆后的开辟纪元的含辛茹苦、征伐异类、屠戮土著、资本积累、巧取暗桩,最终赢得国富民强、科技进步、独霸世界,成几何层次地增添着国家利益,说说中国如今借给山姆大叔上万个亿,让美国到处打仗,发威,搞太空战机,上演美国杨白劳收拾中国黄世仁的高招;当然,也会附带说说五月花船上命中注定唯我独尊的宗教自大狂和种族偏执的色彩。
就若雷的本意,就是想让大家以平常心看待美国,与俄罗斯、中国、日本一样,美国也是一座山寨,利益才是它的核心。民主、自由和人权武器,虽然真善美,但山姆大叔却能玩得发邪,只是为着国家利益。

谓予不信,请看泰国等国东施效颦学民主,街头鲜血竟可漂杵,
而美国民主那么久,内部从不打架,到处国泰民安,风平浪静。
可能泰国这些亚非拉国家,练气功练反了。
五月花啊,美丽的花!


《五月花公约》原文:
THE MAYFLOWER COMPACT(如不想看这段,博士博友敬请咔嚓跳过):
“In the name of God, Amen.
We, whose names are underwritten, the Loyal Subjects of our dread Sovereign Lord, King James, by the Grace of God, of England, France and Ireland, King, Defender of the Faith, e&.
Having undertaken for the Glory of God, and Advancement of the Christian Faith, and the Honor of our King and Country, a voyage to plant the first colony in the northern parts of Virginia; do by these presents, solemnly and mutually 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one of another, covenant and combine ourselves together into a civil Body Politick, for our better Ordering and Preservation, and Furtherance of the Ends aforesaid; And by Virtue hereof to enact, constitute, and frame, such just and equal Laws, Ordinances, Acts, Constitutions and Offices, from time to time, as shall be thought most meet and convenient for the General good of the Colony; unto which we promise all due submission and obedience.
In Witness whereof we have hereunto subscribed our names at Cape Cod the eleventh of November, in the Reign of our Sovereign Lord, King James of England, France and Ireland, the eighteenth, and of Scotland the fifty-fourth. Anno Domini, 1620.”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五月花号三桅船(仿制品)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签订《五月花公约》


《五月花号公约》中译文版本评说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五月花公约手稿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