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荒唐岁月的荒唐事---兼悼张仃  

2010-03-21 07:3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唐岁月的荒唐事---兼悼张仃
作者:陈若雷

荒唐岁月的荒唐事---兼悼张仃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袁运生《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局部

 

  张仃老先生走了,就在前不久,世寿九秩有三。
  张仃是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和教育家,是国徽和政协会徽的主要设计人,中央工艺美院前院长。张仃善于驾驭多种绘画形式,擅长漫画、壁画和油画,我喜欢他那閙海的哪吒,手执宝戟、乾坤圈,脚踩风火轮,身缠飞带,腾云驾雾,英姿勃发。
  张仃老先生的大名,对若雷真是如雷贯耳,惜未得一面。
  我欣赏张仃的画,觉得很有灵气,书法也很老道。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与清华大学合并前,若雷在京时曾去看望学院的常沙娜院长(著名敦煌学者常书鸿之女),惜张仃外出,未能拜见。后来不久,常院长给我打电话说袁运甫教授因事要到深圳,要我陪陪他看看。袁运甫教授的到来,若雷非常高兴。因为袁运甫不但是张仃的多年同事和至交,而且是首都机场候机楼“壁画事件”惹祸人袁运生的哥哥。
  袁先生是江苏人,袁运甫先生到深圳后,我请在深圳最大的淮扬菜系的罗湖绿杨村给他接风。席间,若雷请教了袁先生许多有关书法绘画的问题,然后若雷就把话题转向了北京机场候机楼的“壁画事件”。若雷说,1981年若雷因事去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曾去候机楼看那幅大壁画,结果啥也没看到,后来几次出国经由首都机场也就罢了。  
  我问袁先生:“那副壁画前的三合板现在怎么样了?”
  袁先生回答说:“被封禁了十年,现在刚打开不久。”
  我又问袁先生:“壁画惹祸,你和张仃作为牵头人,压力也大。”  
  袁先生回忆说,大概1978年底的时候,为迎接建国30周年大庆,中央把首都国际机场候机楼里的大型壁画创作,作为“文革”后的首个国家重点文化建设项目交给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由张仃院长任创作设计组组长,当时张仃组织了40多位画家参加,其中就包括袁运甫和他戴了二十年的“右派分子”帽子的弟弟袁运生。
  北京国际机场壁画群的总面积有 500平方米,张仃主持总体设计,构思了七幅大型壁画,计有:张仃的《哪吒闹海》、袁运甫的《巴山蜀水》,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祝大年的《森林之歌》、张国藩的《民间舞蹈》、肖惠祥的《科学的春天》以及李化吉和权正环的《白蛇传》,其中尺幅最大的是袁运生的《泼水节》。
  
  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是根据云南傣族的一个古代神话传说创作的,作品中出现了三位裸体沐浴的傣族少女。为了不让张仃等人担负责任,袁运生特意选了大家开会时,一个下午就把那三个裸女人体全画完了。李瑞环当时是机场建设总指挥,时任创作设计组正副组长的张仃和袁运甫把画稿送李瑞环审批,李瑞环不签字,说:“你们艺术家去讨论,自己选定题材,这是艺术家的事,我没有资格来批准,文责自负就行了。”
  
  结果壁画群还没揭幕,就已闯下“大祸”,许多媒体当时来势汹汹斥责说是黄色作品,有人恨不能立即把袁运生当作高级流氓,送进秦城监狱。他们还请来工农兵代表,现场批判说:“现在生活得这么好,这么幸福,为什么壁画上的人没有笑脸,没有拖拉机,没有高压电线,也没有塑料凉鞋?”  
  后来,争论逐渐升级,事情越闹越大,已经不是艺术不艺术的事,直到把它上升到“我们是要一个傣族,还是要一个画家”的政治层面,强烈要求立即法办作者,毁掉壁画。“裸女壁画”在社会上也引起了轩然大波,每天光是载外面的群众和媒体专程到机场来看的大巴就有几十部。李瑞环当时没有吱声,也没有给张仃、袁运甫什么压力,也没有叫袁运生修改,只是让人先暂时用纸糊了遮挡一下,说要等上级领导来定。
  后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来了,看了壁画后说:“这有什么好争议的,艺术表现很正常嘛,我看可以出版。你们马上印成画片在机场出售,卖给外国人。”陪同参观的王震说:“这是科学。”李先念也说:“有的人就是少见多怪。”邓小平同志的一番话,机场建设指挥部立刻印成快报散发。大家都以为这下好了,一定不会再有什么事儿了。
  
  结果邓小平的意见也被打了折扣。当时中宣部部长王任重及中宣部文艺处长贺敬之召见了作者袁运生。王任重说:“其实我非常喜欢你的这幅壁画,放心,我们不会将这幅画毁掉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想想办法该怎么办。”王任重提出:为避免矛盾,将壁画有裸体的那部分遮起来。三个裸女不久就被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纱衣,参观的人们可以透过纱衣看到裸女,也可以掀开纱衣一窥究竟。
  
  当时香港商人霍英东正要在广州投资建建国后第一家内地与香港合资的五星级白天鹅宾馆,老是下不了决心,最后戏剧性地以这幅裸女壁画的下场作为赌注。霍英东后来回忆道:“当时投资内地,就怕政策突变。那一年,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幅体现少数民族节庆场面的壁画,其中几个少女是裸体的,这在内地引起了很大一场争论。我每次到北京都要先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如果在,我的心就比较踏实。”
  这幅裸女事件今天看确乎荒唐,海外媒体称:中国在公共场所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甚至被外界视作中国政策走向的风向标,这是机场壁画匪夷所思的又一种社会功能。
  
  北平和平解放后,张仃与几位艺术工作者参观故宫,走到太和殿前面广场,张仃突然对着太和殿跪下。同行的人大为吃惊,说你怎么可以向封建帝王的金銮殿下跪?张仃回答说:“我跪的既不是皇帝老子,也不是金銮宝殿,我跪的是那些设计和建造了这么伟大的建筑艺术的古代工匠。”
  这就是东北汉子张仃。
【天涯博客】本文地址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1743640&PostID=22275953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