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在枫桥无端想起被腰斩的高启(下)  

2010-02-04 13:2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枫桥无端想起被腰斩的高启(下)
作者:陈若雷
  
  
  基于此,有人说朱元璋是“中国第一屠夫皇帝”,我看也未必成立。
  若雷在博文《大鹏音诗》中说过,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朱元璋命广州左卫千户筑守御千户所城(今深圳南头)和大鹏守御千户所城(今深圳大鹏),管辖着东到大鹏,西到虎门的陆地和海域,南到香港地区的陆地和海域。按照明代朝廷令,所城屯驻的军士由全国各省募集,三分守城,七分屯粮,规定所有的军士是一种固定的职业,不但终生拥有,而且还是世袭的,军士的家属不入民籍,而另入军籍,称为军户。一旦成了军户,全家就要迁至指定的卫所世代为军,军户不由地方管理,而属朝廷直辖。卫所实行军事屯田制度,军户屯田自养,没有军饷,不供应生活物资,但由由国家分给土地、种子、耕牛等生产资料。由此,我们才有了至今仍然巍然屹立在深圳大鹏海湾的大鹏守御千户所城和几百年代代相袭、以北方话为源头的“大鹏军语”。朱元璋曾说道:“吾养兵百万,要令不费百姓一粒米”,应当公正说他基本说到做到了。
  若雷在此并不想评说帝王,但朱皇帝贫苦出身,当过和尚,多少能体察点民情。他告诫地方官吏说,百姓刚稳定过日子,就像初生的小鸟、不可去拔它的毛,就像初植的小树不可动摇它的根部。他严禁官吏下基层刮地皮,扰乡民。但作为历史上如此重要的封建帝王,绝对不排除朱和尚为了朱家政权,有冤杀将相、草菅人命的一面,就是汉高祖,也把七个异姓王宰了六个,汉武帝杀亲王大臣,杀豪强,杀百姓,最后连老婆、儿子和小妾,都要一起剁,唐太宗李世民六亲不认,更是杀人如麻。
  《清稗类钞》记载:雍正在微服私访一书肆时,当时“微风拂拂,吹书页上下不已”。雍正听得一书生吟诗道:“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雍正认为这个知青在讽刺满清,“施下诏杀之”。所以“文字狱”绝不仅起于雍乾年间,而是在明代就已小试锋芒了。
  
  关于枫桥,高启有《枫桥诗》三,碑帖为证:
  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几度经过忆张继,乌啼月落又钟声。
  将赴金陵始出阊门夜泊(二首):
  乌啼霜月夜寥寥,回首离城尚未遥。正是思家起头夜,远钟孤棹宿枫桥。
  烟月笼沙客未眠,歌声灯火酒家前。如何才出阊门宿,已是秦淮夜泊船。
  
  在高启被腰斩弃市的大致相同年代,马可波罗早已回到意大利,欧洲开始了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从英伦三岛,朗格高原,到莱茵河畔,亚平宁半岛,相继诞生了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但丁的《神曲》,彼特拉克的《阿非利加》,薄伽丘的《十日谈》,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和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出现了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卡尔达诺在他的著作《大术》中,首次证明了三次方程的求根公式。
  
  在高启被腰斩弃市时,三宝太监郑和还在云南,刚刚三岁。随着他六十年后客死海上不久,朱明王朝旋即宣布“海禁”,当时日本浪人倭寇已能深入流窜到苏州枫桥烧杀抢掠,实行早期的“三光政策”,苏州为了防卫,才有了拔地而起、现代帅哥靓女翩翩而至的枫桥铁铃关。此时,中国的指南针已仅为堪舆占卜风水专用,火药因历千年未完成由黑转黄的化学上质的飞跃,已经成为欢愉炮仗爆竹的专利,与工程和军事毫不相干。
  
  若雷站在枫桥上,只见客船江枫,流水潺潺,酒肆茶楼,急管繁弦。
  突然,几声清脆、磁性的吴侬软语女声在耳畔响起:“买执子活,墨里活!”原来是几个年轻的苏州村姑在叫卖栀子花和茉莉花,她们对着潜在消费者的若雷,一脸的灿烂,笑得就像刚刚在道地的苏格兰风笛声中墨尔本澳女网夺冠的小威廉姆斯。
  近千年过去,她们会不会是高启的遗族,抑或是青丘子的比邻呢?
  
  若雷读史写文,偶尔也有几次扼腕痛惜、泣不成声的时候。我六到姑苏,并不是全因为那些水,那些桥和那些红艳艳的枫树,也不是全因为渔火乌啼和半夜稀里古怪的古刹钟声,也是想再看看与枫桥相连的寒山寺两个和尚:寒山“文殊”和拾得“普贤”。
  当然,若雷是绝对不会在寒山寺撞钟的,因为那个钟早已经被倭寇运到日本去了,有康有为诗为证:“钟声已渡海云东,冷尽寒山古寺枫”。而且和尚干吗一撞就要收五块钱?假的钟,我一块钱也不撞,我不想得罪张继,也不想帮和尚弄钱。
  
  若雷走进旁边的寒拾殿,只听得两个和尚在磨磨唧唧地说话。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大和尚神神叨叨地对瓜眉日眼的寒山说道:“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若雷喝道:嗨!老拾小寒,你听说过阿Q没有?嘛都不做,你们就能赢了?
  
  我常想,尔等两个秃驴呆在五台峨眉好好的,化身跑到枫桥来干啥?
  我就奇罗怪了,难道你们就只为说这两句倒通不通、懒眉球眼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