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德国佬:莱茵河畔的“呆鹅”?  

2010-01-18 21:4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佬:莱茵河畔的“呆鹅”?
作者:陈若雷
  
  
  在德国,从柏林到波鸿,从汉堡到乌尔姆,无论是在大超市或是在农家店,同一品牌的啤酒永远都是一个价。当然,如果商家想低价卖,政府不会去管,但如想卖高价,哪怕一点点,就已经触犯了法律,处罚的条文是,由此上溯到该店铺的开张日,哪怕是几代人上百年,都要全程追罚,直到他倾家荡产。
  
  德国宗教家马丁?路德说过一句话:“即使我知道世界明天要毁灭,我今天仍然要种下我的葡萄树”。
  德国人的不尚空谈、不肯苟且的精神,由此可见一斑。他们踏实勤劳,做事都从可靠耐用为出发点,无论是家具、车辆、设备和桥梁,用的每一种材料,即使细如螺钉、垫片、门锁、铰链和开关,他们都要追求坚实稳固,毫不马虎,似乎建造的目的都是要用上几百上千年。这与我国那些心肠歹毒、毫无人性的企业家的所作所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国,苦难深重的中国,从南到北,假货层出不穷,从晋江的假药到普宁的劣鞋,从石家庄的毒牛奶到东北的毒大米,再到安徽的黑心棉,还有上海河南路桥的豆腐渣工程,昆明市大板桥新机场伤亡几十人的候机楼垮塌事件…
  
  德国是我访问次数最多的欧洲国度,多年来,若雷把德国的主要城市几乎走了几遍。记得在维尔茨伯格小镇的一个德国家庭寄宿过一些日子里,若雷每次下班回去都会看到丰盛热络的晚餐已经摆在桌上,那位德国大婶还在一丝不苟地擦着地板或清洗着楼梯的雕花木栏杆,看见我们立马起身,待我们洗手更衣后导引我们走到餐桌前,用银铃般声音说:“彼特-星。”德国人讲究清洁和整齐,无论是公园、街道,还是商场、影剧院,到处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井然有序、一尘不染。朋友说,德国的家庭主妇爱洁成癖,她们早晨送走丈夫和孩子之后,就立马换上工作服,跪在地板上,将每一个旮旯角落都擦洗一新。  
  人们一提起德国,无不赞许其产品质量,“德国货”甚至可以当作质量的代名词。在德国,你不必担心买到假货,无论是普通的日用品,还是高档的药材和家电。如果你买到了假货,那你就真的发财了。在假货的投诉中,你获得各种赔偿和奖励,简直可以令你一夜暴富,可惜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汉堡的华人朋友说,凌晨四周两公里内无人无车时,在旷野公路上遇见红灯还停车的,那一定是德国人。
  中国驻汉堡的副总领事曾讲过他刚来汉堡时的一个故事。他有一次在限速的公路上因超车而超速了十几秒钟。超车后,他发现被越过的车在后面紧追不舍,一直追了一个半小时。到了总领事馆下车后,他问这个德国人为何一直跟着他。这个德国人说,我追了你一个半小时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超速!”
  
  粗学过马克思主义的人,都知道其三个主要的来源是英国的政治经济学、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德国的哲学。德国人的逻辑理性,诚恳勤奋、不尚空谈的精神决定了他们和散漫作风格格不入。一切按规章办事,甚至于缺少灵活性,拘泥呆板。德意志民族视遵纪守法为最高伦理原则,人们普遍存在着求稳怕乱、讲究秩序、安于现状的心理。德国人非常维护国家的声誉,尽管在大选时,各政党间相互揭短,但德国人绝对不会对我们发泄对本国的不满之词,而我们的那些不争气的业余时间的“民主斗士”,却经常要美国总统和法兰西总理来过问中国的“人权”。
  
  若雷有次坐火车从柏林到法兰克福,同坐的有一对年轻德国夫妇。其间火车运行好几个小时。他们俩不象中国人那样嗑瓜子、吃广柑,果皮满地,口痰横飞,更不会象许多广东人那样到处都是狂呼乱叫,竟然一板一眼、正襟危坐,绝不歪斜躺倒,除与若雷微笑致意和他们偶尔交谈外,一直看书到终点站。
  德国人做事一切按规矩行事,他们认为“公务是公务,喝酒归喝酒”,而中国就可能与此恰恰相反。
  在中国“公务就是喝酒,喝酒就是公务。”这样的官员在中国算是廉洁的,如果没有其它贪腐的话。
  
  日耳曼民族对守时异常看重,德语中有一句谚语说:“准时是帝王的礼貌”。
  记得多年前,若雷陪一个代表团参展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后,顺便去访问杜塞尔多夫的一家大公司客户。双方约好的时间是上午十时,代表团团长是个“跨过鸭绿江、打过美国狼”的老革命,他非得要早点去,说免得误事,结果大家不到九时半就坐在公司里了。德国女秘书不断地送茶续咖啡,非常熟识的德方董事长施密特在办公室不时进进出出,送走一批批客人和高管,就是不拿正眼看看我们,连个招呼都没有,弄得我们的部长级的老革命脸上一片迷茫。可刚到十时正,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洞开,施密特先生笑容可掬地站在门边,头发也重新梳过了,说:“北京的朋友们,请!”
  老革命嘟哝着:“他咋一会儿一个脸啊。”他差点把现今流行的“郁闷”二字说出来。
  刻板,冷峻,机械,哪怕花半分钟递个笑脸拉拉手,他们也不会,这就是条顿日耳曼。
  
  欧洲有个笑话说:若是有人在街上丢失一欧元,英国人会耸一下肩,依然很绅士地走开,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美国人就可能报警,然后嚼着口香糖扬长而去。日本人一定会回到家中反复检讨,决不让自己再遗失第二次。但德国人不同,他会在遗失地点的10平方米之内,划上坐标和方格,一格一格地用放大镜去寻找。
   一个慕尼黑人去柏林,想顺便探望一位老同学,却忘了他的住址,于是给另外一个哥们发了封电报:“你知道托马的住址吗?”当天,他就收到一份加急回电:“知道。”据说十个德国人,十个都会这样做,弄得你哭笑不得。
  一个美国人去德国讲课,上课时按照美国习惯讲了个笑话作开场白,结果学生没一个人会笑,他们都打开笔记本,将这个笑话当作课堂笔记写了下来。难怪有人说,如果有一个德国人说要讲一个笑话的话,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其实,德国人历史上也有过幽默。德国人曾编过一个笑话:“为什么荷兰人都长得高?因为他们国家的海拔是世界上最低的,所以上帝让他们长那么高,以便能看到我们德国人的脚。”此时,德国人是在讽刺荷兰的足球不行。去年,若雷在波恩与一位德国朋友开玩笑说德国的冰球也不咋的,哪知这个德国人当面就翻脸说:“诺尔曼,你可以随便骂我们的总理默克尔,甚至说她是个坏婆娘,但我不准你这样说我们的冰球队。”
  
  这次去德国,发觉在德华人朋友的精神面貌与以前大有不同。在法兰克福的美因河大桥上,旅德多年的李先生对若雷说:“现在,旅欧华人圈流行一句话:德国男人低着头走,德国的女人昂着头走,而我们中国人现在是横着走!”这意思是说,过去一百年来,德国的男人基本上都在打仗,而且战败,只有女人在重建德国,清理了战争废墟,修好了公路铁路,种好了小麦蔬菜,而中国龙的崛起给世界华人挣足了面子,腰板也开始挺直了。
  德国人即便是千万富翁也注重节俭,甚至到了悭吝的地步,他们习惯锱铢必较地盘算着每一分钱。走进德国的商店,随处可以看到精明的德国人拿着计算器,在打折物品前精打细算。到德国的餐厅,你不经意就会看到他们在仔细地用面包块吸完每一个盘子中的残汤剩油,不到碗碟光亮如新,绝不罢手。德国人认为“和富人在一起,可以学会节俭”。一位中国留学生刚到德国时,指导教授请他吃饭。因为不太习惯德国的食品,剩下不少在盘子里。教授在对付完自己的盘子,征得同意后,拿过留学生的盘子,毫不扭捏地吃了个干净,让初到德国的留学生,惊讶不已,无地自容。
  
  他们,尤其是有钱人做这一切的时候,让你感觉到他们对物质的尊惜,暴殄天物,就是罪恶。一个德国家庭到邻近的法国货奥地利去旅游,就那么几天、几百公里的距离,他们却已经在一年前就已经作好了计划和精心的准备。德国人做事必先制订计划,就是家庭主妇外出购物,也都是事先列出购物的清单。
  德国人含蓄节俭,不事张扬。虽然德国的经济实力高居世界前列,发达程度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但他们永远是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这固然与德国人的宗教信仰有关,但也与日耳曼人的国民性丝丝相连。
  美国人是先说后干,法国人是边干边说,中国人是说了不干,德国人却是干了不说。
  
  同为二战的加害国,战后德国与日本的做法却大相径庭,德国早就立法严禁为纳粹法西斯翻案,而日本至今仍然在美化侵略历史,在官方的学校课本中为战争罪犯鸣冤招魂;早在40年前,德国总理勃兰特就在犹太死难者墓前下跪忏悔,而日本首相和阁员却年年在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二者的反差何其大也!
  二战结束已快六十年了,同为战败国的德国,欧洲人早已不说“德寇”和“德国鬼子”了,可在亚洲,尤其在东南亚,人们提起日本时,还是称“日寇”和“日本鬼子”。
  一个不知道甚至对抗反省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
  
  德国朋友麦波因先生曾经自豪地对若雷说,德国几乎每十平方公里国土就出过一位名人,我想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如马丁?路德、黑格尔、康德、尼采、歌德、席勒、海涅、贝多芬、布拉姆斯、巴赫、舒曼、莫扎特、舒曼、瓦格纳、伦琴、马克思、恩格斯、亨德尔、门德尔松、费尔巴哈、杜林、爱因斯坦、格林兄弟、布莱希特,当然还没有算俾斯麦、兴登堡、戈贝尔、希姆莱和希特勒……
  啊,还有多年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总冠军的大舒马赫;
  和女网美女冠军格拉芙,德甲的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  
  
  更为搞笑的是,在科隆的一条街上,有天晚上新安装了两个并联的公共电话间,为了美观,电话公司在两个电话间门上各贴上了分别由一帅哥和一美女代言的产品广告画。第二天早上一看,只见贴帅哥广告的电话间前排起了等着打电话的长龙,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先生,问他们为什么不去旁边空着的电话间去打,德国男人的回答居然是:”那边是供女士们打的。”
  
  正是有了这些德国“呆鹅”,世界才有了博世、蔡斯镜头、西门子和保时捷;
  正是有了这些德国“呆鹅”,世界才有了奥迪、宝马、奔驰和尼奥普兰;
  正是有了这些德国“呆鹅”,世界才有了双立人和阿迪达斯……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