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桐城千江雪月的南腔好问风   

2009-10-04 12:06:29|  分类: 报告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桐城千江雪月的南腔好问风 
作者:陈若雷
  
  
  若雷对桐城的印象,最早源于中学时代读姚鼐的《登泰山记》。
  记得老师说过,桐城有“江淮第一城”的美誉,以戴名世、方苞、姚鼐为代表的“桐城派”,雄霸文坛长达二百余年,史称“天下文章,归于桐城”。
  桐城虽小,但在中国历史的每一章、甚至每一节里,都有她的倩影和呐喊。如:曾参加过楚汉大决战的亚父范增,宋朝熙宁画家龙眠居士李公麟,明朝思想家方以智,“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的康雍乾三朝元老张廷玉,文学大家刘大櫆,美学宗师朱光潜,外交家黄镇,政治家章伯钧,与林徽因齐名的“新月”女诗人方令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集“是非毁谤于一身”的文化人舒芜,新近由澳亚卫视返回台湾的艳星璩美凤,等等。
  
  不久前,为元好问“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惊天动地的一问,若雷撰写了《鸟儿带我们走进历史的风花雪月》一文,为不使各地博友的译作明珠蒙尘,现特发布桐城天涯博友千江雪月朋友的桐城方言版(余见敝博《北调雁儿月 南腔好问风》)并顺致敬意。
  
  何日能尝一口桐城的砂锅鲥鱼,吾脚走破打起泡亦足!
  若雷如有此一行,堪慰平生。

 
安徽桐城方言版 千江雪月
  
  问一哈恩姐:爱情根子里是么家伙,尽么小命都不要啦?
  恩姐一阵刷到天边哈,好的分不开来,不晓得一阵来一阵去的好一
  向子,快活的打悠翘,哪晓得分开的日子难过啊,
  这么拙的伢哪块找挖?
  雁啊,恩酱在岗:委其长的岭委其长的云,日头要哈弃了,
  掉了心肝,秃溜溜一个人,卯经得起日子的磨损?
  
  汾河岸边上,往年那个舞跳的,跟朝却是冷冷屁秋,
  相好的没了,魂都喊不嘎来。听听啊!鬼都在嚎,
  老天都磕不哈弃啦;卯像嘎里的小莺小燕子没了,嗨掉搵了?
  日子滑滑就过去了,就是一千年、一万年,
  我皆信有那么几个搞字的人到坟包包前,
  为恩姐的爱情,发狠的写诗,把酒泼的坟包彻湿!  
  
  
附录:“新月”女诗人方令孺无题《诗一首》:
  
   爱,
   只把我当一块石头,
   不要再献给我;
   百合花的温柔,
   香火的热,
   长河一道的泪流。
  
   看,
   那山冈上一匹小犊,
   临着白的世界;
   不要说它愚碌,
   它只默然,
   严守着它的静穆。
  
若雷注:方令孺的诗何其凄婉,何其冷艳!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