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佛光禅影:禅诗的哲学意蕴  

2009-10-27 22:03:54|  分类: 宗教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光禅影:禅诗的哲学意蕴(原创)
作者:陈若雷

  
  史载:
  有人问大龙智洪禅师:
  “什么是微妙的禅?”
  智洪禅师回答:
  “风送水声来枕畔,月移山影到窗前。”
  
  风中,溪水汩汩,雨落梧桐,锵然一叶;
  窗前,皇岗香江,霜月秋花,海天寥廓。
  
  从记载来看,禅的风格和意境确是相当独特的,大禅宗所谓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实是得其真性机缘。禅宗宗旨,并非人人能解,禅宗的传立经常受人曲解,连任继愈教授也认为,禅宗是对佛教的最大破坏。然而,禅的机锋教化,都是明心见性,全是依人的本性的释放和坦露。正因为如此,佛学在中国不但没有象在佛教的故乡印度那样毁灭,而是薪火相传,代代不息。  
  禅宗六祖惠能的佛学大禅宗称“众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确实去掉了佛学的神秘面纱,提倡追求自我,追求个性,得到了佛家哲学的三昧真火,体现出世俗性和简易性。赵朴初大师和星云法师倡导的人间佛教也深谙此理,并据之为圭臬。  
  禅宗教导芸芸众生,不能只靠向外求救,而应该转向内因自救。何等的务实!何等的睿智!禅宗,作为被中国文化改造过的佛教,反过来又对中国哲学、政治、思想、文学、艺术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禅诗,即是禅与诗的结合而形成的一种特定的文学形式。据不完全统计,现存禅诗约3万首。下面若雷选择二首禅诗与诸君一起欣赏分析:  
      

  其一:(唐)布袋和尚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后原来是向前。
    
  香客或驴友每到名寺宝刹,走近山门,就看到哼哈二将立于门前,靛面血口,立生恐惧,心中的妄念,立即被吓得缩了回去。待进入第一正殿,又看见四大天王,目怒髭张,刀兵相向,又被蛮结棍地惊吓一场。    
  如果在佛教寺院里,全都是这样面目狰狞的神像,那佛教就玩完了,人家都不敢去,佛家就只得歇业。
  可人家方丈聪明着呢。他等待人们侧身一看,只见迎面坐着一个挺着大肚、满脸堆笑的大佛爷彩塑,胖和尚笑得你周身暖意融融,心花怒放,让你立刻感到轻松,感到和谐,感到吉祥。    
  大肚和尚就是未来佛---慈氏弥勒佛。
  上面那首诗就是他慈氏弥勒佛写的。
    
  有趣的是,佛家的现世佛释迦牟尼的大雄宝殿里面往往是一片和平,毫无刀兵之相,而作为未来佛的弥勒殿前有哼哈二将,东西两侧有目怒髭张、手执重兵器的四大天王,这是不是意味着未来的和谐和平还是要用实力才能维持呢?如果说重器意味着硬实力,那么弥勒佛的笑就是软实力。
  更厉害的弥勒背后还有一尊韦陀菩萨,大一点的佛寺还专门设有韦陀殿,韦陀菩萨的确非同小可,尽管他原本是四大天王的部将,但他被提拔为护法神、护卫“三宝”后,其地位飙升,他的宝座被直接安放在中轴线上,虽然是背对山门,但却是面朝如来!他金身重甲,手执降魔杵,其职责相当于保卫部部长或国防部部长,出家人和礼佛者都惧怕他,依赖他,仰仗他,断然不会忘了给他一柱香,一束花和长叩礼,细心的朋友们应当察觉韦陀菩萨手拿降魔杵的姿态在各寺院是不同的,他降魔杵的方位就表明了该寺院的性质。

  有些博友曾留言要若雷谈谈拜谒寺院的程式和如何欣赏禅诗等,对此若雷确实不敢,只能讲些感悟。若雷就着这些博友的佛缘,就来说说对胖和尚这首诗的认知(若雷尽管不信奉任何宗教,但却真真切切地敬重如来世尊、圣人耶稣和穆罕默德先知,尤其喜欢修持他们的哲学理想。如果得空,若雷会与佛有缘的朋友谈谈如何参观寺院和礼佛,包括寺院里的拜佛路线及常规礼数等等)。

  若雷前两年去访问过在浙江奉化雪窦寺的弥勒佛道场,此地离蒋介石先生的故乡溪口不远,山川钟灵,草木毓秀。唐代时,浙江出现一位肥头大耳、大腹便便,拖个大布袋到处化缘的胖和尚。他俗姓张,名契此,号长汀子,奉化县大桥镇长汀村人。大家都称他为“布袋和尚”。有人问他佛法大义,他把布口袋往地上一放,笑嘻嘻地一言不发,问他为什么要把口袋丢在地上时,他又把布袋背在肩上,扬长而去。
  当时有一智者若有所悟,解析说这是法师在点化人们,世间万事都可放下,万事都可包容,不必萦怀,不必烦恼;布袋又上肩,表明法师要人们用有为的心态,欢乐的仪容,面对社会大众,生平等心,成喜悦相,以天下苍生为念,普渡慈航,提起众生。
    
  后来,布袋和尚在明州(今宁波)岳林寺灭寂前留下一偈说:    
  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
  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
    
  大家这时才知道和尚的真实身份---弥勒佛。
  大肚胖和尚仅仅是他万万千法身之一罢了。
    
  布袋和尚作的这首诗,描写了农夫插秧的平凡劳作。语言非常朴素平直,但处处闪耀着禅机和哲理的万丈光芒。
  尤其是最后点睛之笔:退后原来是向前!
    
  有些年轻朋友也许还没看过农村插秧,若雷就罗嗦两句。农夫插秧时,是秧苗在手,插完一排,后退一步,等退完了,水田也就插完了。农夫们的大踏步后退,实际上是在大踏步前进!这首诗告诉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在人际关系中,在政界商战中,不要一味地锱铢必较,争强斗狠,有时不妨后退一下。
  后退是一种境界。
  后退是一种艺术
  后退与前进绝不对立。
  后退就是前进!  
      
  《后汉书 ? 黄琼传》说:“峣峣者易折,皦皦者易污。”
  这才是为人处世、事业成功的道理。
  老庄有一比喻,非常值得玩味。
  他说人身上什么最硬呢?
  无疑是牙齿,可以啃骨头,也可以咬啤酒盖子;
  他又说人身上什么最软呢?
  无疑是舌头,软不拉几的。
    
  但老庄说:最坚硬的,往往是最短命的。
  谓予不信,请你看看周围的老人,一望无牙,全部下课。
  可舌头还好着呢。一直到死,舌头都还像模像样地待在口中哩。
  
  中国佛教是印度佛教与老庄哲学的有机结合体,当然会泛起玄学的毫光。  
  禅诗点亮了佛性的明灯,向善,灭恶,和谐,空灵。禅师大德观察世界,往往与常人不同。诗中说:“低头便见水中天”,就是要我们虚怀谦卑,老老实实把头低下来,才可以真正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
  
  有一位高僧說:“宇宙有多高?不過五尺而已!”
  而我們這具六尺之躯,想生存於宇宙之間,只有低下头来。
  成熟的稻子,稻穗总是垂下的。
  要想认识真理,解脱自我,就必须谦躬,随时把头低下来。    

  布袋和尚的一生只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笑。
  笑是他的信息,笑是他的禅影,笑是他的慈航。
  他的笑激活了人类的本性,他的笑启发人类要和平。
  
  有这样的未来佛,人好,心好,诗也写得好,芸芸众生,夫复何求?
    
  四川眉州苏东坡先生,终日与佛印禅师相与,深悟禅理。东坡的《琴诗》,写于他宦途失意、频遭流放之时,但他没有一点颓废,没有一点消沉;他的诗句初看奇峭,充满童真,但诗中到处都潜伏禅机,佛光干云。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他认为琴的发声,必须手指、琴弦互动和合,才能有声。
  这好比世间万物,必须因时空之会,才能缘生,过则缘灭。
    
  若雷在拙博《对佛祖的感悟》中说过,佛典万千言,但一言以蔽之,就四个字:缘生缘灭。
  缘生,高兴;缘灭,也高兴。

其二:(宋)苏东坡诗
  
  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
  现前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飞一片东。  
  
  这是一首非常有趣的禅诗,相传也是苏东坡的“开悟”诗。
  一天,苏东坡和秦少游(1049-1100)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乞丐走过,身上爬满了虱子。苏东坡就说:“那个人真髒,身上的污垢都生出虱子来了!”秦少游坚持异议说:“才不是呢!虱子是从棉絮中长出来的!”两人才气都高,各持己见,争执不下,便决定去请佛印禅师作个公道,输的人要请一桌酒席。苏东坡私下跑到佛印禅师那里,请他务必要帮自己的忙。不久,秦少游也去请禅师帮忙,佛印禅师都答应了他们。揭晓的日子到时,禅师评断说:‘虱头由污垢而生,而虱脚却是从棉絮长出。你们两人都输了,应该请我吃宴席。”苏东坡因此有感而发,写了这首诗。  
  苏东坡在诗中悟出“物我合一”的禅学境界。在一般观念中,物是物,我是我,物我关系是对立的,进而产生种种的矛盾、冲突、差别。但是在在禅的世界里,物我一体,物我合一。外相的山河大地就是内在的山河大地,大千世界就是心内的世界,物无我别,完全和谐。好比一棵树上的树叶,虽然吸收同样的空气、日照和水分等元素,但是却生机表象各异,而彼此还能无碍地共存于同一株树上。必须去除物我的对立,才能得到天地人的和谐统一。虱子从棉絮或污垢中长出来,全是外相,物我一体,物我合一,方为实相。
  这就是前两句“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中表达的禅的境界。
  
  下两句“现前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飞一片东”牵涉到佛学的一段著名公案。
  初学佛的沙弥和居士往往会问:“何为祖师西来意(菩提达磨祖师打西来是为何啊)?” 这里的祖师指禅宗初祖菩提达磨。而几百年来,高僧大德要么沉默不语,置之不理;要么就随便讲一句话,使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比如:  
  有人问:“何为祖师西来意?”
  高僧答:“青州萝卜重三斤。”
  
  有人问:“何为祖师西来意?”
  高僧答:“喫茶去,喫茶去。”
  
  若雷认为,这是因为初修的人,心口意三业不知如何修持,也不知如何断妄。禅师因看到所提的问题,并非修行上的实际问题,就会随便拿一句话,来堵住你的嘴,堵住你的心,不让你再继续妄想下去,就会说些“一片西飞一片东”之类的话语来搪塞,甚至拿起禅杖扫帚之类的物件劈头给你一顿痛打。  
  鼓山禅师说:“句不当机,言非展事。承言者丧,滞句者迷。不唱言前,宁谈句后,直至释迦掩室,净名杜口。”你想问祖师西来意,我偏偏不跟你说祖师西来华夏是弘扬大乘佛教、讲授禅宗大法的真意。这正是禅师要表述的禅机,你得从里面的内涵去自己体会。
  
  传说达磨初祖在路上遇著一只鹦鹉。鹦鹉问他:
  “西来意,西来意,
  请你教我出笼计。”
  
  达磨祖师答曰:
  “出笼计,出笼计,
  两腿长伸两眼闭,
  这便是你的出笼计!”
  
  可见,如果要想悟得佛光禅影,就应懂得欣赏禅诗,悟得禅机。
  去年六月底,若雷由上海去安徽出差,看过包公祠和李鸿章府邸后,专程去拜访了池州九华山地藏王的道场。地藏王菩萨是大愿菩萨,居各菩萨之首。据佛家典籍记载,地藏王本先于释迦牟尼成佛,其悲愿列众菩萨之首。
  他立下 “众生渡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的誓言,其人鬼皆渡之慈悲和大觉,比观世音还厉害,竟然弄得人们把语言中所有的颂词用尽,也不能表达其万一的地步。
    
  若雷去九华山多次,只见地藏王菩萨金身,足登芒鞋,手持锡杖,站立在在九华山云雾之上,悲悯地凝眸于红尘滚滚中的芸芸众生。
  在地藏王道场里,我悟得一句话:“人们之所以快乐,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而是因为计较的少。”试想,人的一生,每天不过三餐,埋骨无非五尺,为钱为利,机关算尽,争凶斗狠,头破血流,实在是活得冤枉。

  若雷去年在重庆华岩寺看到一首诗说“生前纵有千万贯,死时何曾在手中?”确实,当人死后被运到火葬场去烧时,殡仪工没有发现一个死者(包括亿万富翁)的手中,握有美元、英镑或中国银行的支票。
    
  “人们之所以快乐,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而是因为计较得少”,这已成了若雷的座右铭。(全文完)
  




    (初稿于成都大慈寺,修改于深圳皇岗)

  
  

佛光禅影:禅诗的哲学意蕴(原创)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佛光禅影:禅诗的哲学意蕴(原创)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佛光禅影:禅诗的哲学意蕴(原创) - 陈若雷 - 陈若雷的博客             耶稣的诞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