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龚翰熊先生谈《刘过词的哥德巴赫大猜想》  

2009-10-17 21:0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翰熊先生谈《刘过词的哥德巴赫大猜想》

作者:陈若雷

 

 

    若雷按语:龚翰熊教授是一位温良敦厚、德高望重的长者,也是西方文学研究的西南掌门人之一,虽年过古稀,仍然每天笔耕不掇。龚先生不但与时俱进,把握着时代的脉搏,持续关注、研究西方现代文学发展的最新态势和取向,同时还以连载的方式发表着先生刚刚杀青的长篇小说《黑昼》,先生的这篇巨制,以独特的视角深刻地展示了六十年来中国现代知识分子问题的波诡云 ,以及他们心灵的挣扎和宿命;整篇小说恢宏雄奇,曲折跌宕,视野开阔,思想深邃,不愧为一幅白描丹青式的历史画卷。龚先生治学严谨,著述丰厚,奖掖后学,宽以待人,四川大学的莘莘学子们都尊称先生为“殿堂式的爷爷”。 龚翰熊先生集数十年传道之底蕴,授业之圭臬,辅以精准的解惑、点化之功力,深得师生的爱戴和学界的推崇,桃李满天下,砺带亦无涯,此之谓耶?学生若雷对龚老师是既感谢又惭愧,万望先生道履清健,撰席龙骧,以期再教,重坐春风。    

请参见若雷博的友情链接:龚翰熊师   

或网址:http://gonghanx.blog.163.com/

 

 

 

                 谈若雷君的《刘过词的哥德巴赫大猜想》   文/龚翰熊

 

    我刚读过若雷君谈莎士比亚《可否让我将你比喻为夏天》的美文,又见到他的《刘过词的哥德巴赫大猜想》,这题目就够妙趣横生的了。

    若雷君所写的谈论历代作家、诗人和艺术家的文章,无不显现出学者的深厚功底、批评家的见识和眼光。

若雷君长期从事我国兵器工业领域的外事工作,得暇时才写点随笔散文见诸报刊。他的文章常常游走在古今中西之间,一路信手拈来,无不顺理成章。读了他的这些文字,读者常常不由得不问:此君到底走过多少地方?读过多少书?见识过多少艺术品?和多少高人交谈过?脑子里装了多少风土人情?可能也正因如此,加上他本人的特有的气质,他在键盘里敲出来的那些文字,纵谈学术却毫无学究气,它们总是潇洒得无以复加,鲜活得水淋淋的。我想,若雷君一定很享受自己的写作过程。

 

    这篇《刘过词的哥德巴赫大猜想》,又和我读过的他此前的文章不同,它把“亦庄亦谐”这四个字演绎得不亦乐乎。

    先说“庄”,那是说他之所言,都是严肃的学术话题。若雷君是学外文出身,一般来说,出身外文系的人谈起中国的古往今来,多少总显得有点“隔”(当然这是指近几十年,绝非指钱钟书、吴宓等先辈),而若雷君谈起中国文学史上的先贤们,言及他们的诗词,却总是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试想,不知刘过其人,没读过多少刘过的词,或只知刘过其人其诗,不谙白居易、林和靖和苏东坡,不知西湖故事,未与刘勰神交,或只知这些极品文人,却不知宋词大势,不谙“大江东去”与“杨柳岸,晓风残月”,哪能写得如此妙文?

    即使这些都了然于心,却不知诗何以为诗,词何以为词,没有“词的眼光”(类似“绘画的眼睛”、“音乐的耳朵”),又如何写得此等文字?

    若雷君说:“刘过的这首词,不仅有故事,而且有场景,有对白,完全是戏剧,是小品。他使用明暗、虚实的两条线索,极度的拓展出历史纵横竖的三维空间。访辛是明,却在暗处;游湖是虚,却在眼前。词中人物时空倒错,意识如沧海横流,意象如天马行空,极尽幽默调侃之能事。”真是妙语连珠!

 

    为了让读者真正进入境界,他一句一句地解析《沁园春--寄稼轩承旨》这首词,好大的胆子啊!这不像虚晃一枪就走,是要硬功夫的,稍一不慎就留下把柄,被人家拿捏。

 

    再说“谐”。这篇文章实在令人忍俊不禁。你以为他要登上“百家讲坛”,去和此前的那些“百家”比正经么?他才不呢!

    他要像塞万提斯,在正经里开玩笑,在玩笑里“侃”正经,如称白居易、苏东坡等为杭州前“市长”,“苏堤”是“政绩形象工程”之类。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好像都可供若雷君用来玩笑一番,当然,这都是极友好的玩笑。

 

    比如,谈到苏东坡性格外向时,他一顺手,就抓住了“谢不谦”,说:当年的苏老先生多少有点类似于当今谢不谦那样的“颤翎子”,栽几笼胡子瓜都要去请示,啥话都窝不住……豁达如谢谦者,读到这里,还能不开怀大笑么?

 

    说到幽默调侃,不得不提到可爱的四川话。若雷君虽足迹遍于五洲四海,却“未能忘本”,对幽默诙谐的四川方言情有独钟,用得滚瓜烂熟。这篇文章,四川人读起来硬是过瘾。

我不明白,那些研究“当下”四川方言的人,为什么不到深圳去找陈若雷?

 

    不过,说到这里,我又不免有几分担心:未必若雷君的“粉丝”,都是清一色的“四川好儿郎”?

    如果不全是,这类的文章会不会拦着“非四川人”,让他们难以进入“陈若雷的艺术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