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天雨粟、鬼夜哭  

2009-09-20 00:53:54|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雨粟、鬼夜哭
作者:陈若雷
  
  
  汉字自仓颉造字,引起天雨粟、鬼夜哭后,少说也有几千年了。
  在此期间,汉字的字音发生了极大的变异。在现代汉语中,四声中的入声已经消失,也就是说,用现代汉语的韵填《念奴娇》、《满江红》、《丹凤吟》等必须押入声韵的词,已经收刀捡卦,完全没戏了。
  若雷认为,古格律诗词应该作古,虽然有些言之过早,但总的趋势大概是这样。
  
  论写诗填词,不但若雷觉得费劲,一般的中文系的硕博士可能也不怎么会,而且大部分所谓的作家、学者也不行,纵然他们附庸风雅地做了,也会落得像余秋雨、贾平凹和CCTV一样丢人现眼的下场。
  要说真有会的,若雷冒昧地认为,肯定也只限于名牌综合大学的中文学院的资深教授、各级层次的文史馆的学者和馆员、边远山区的民办学校的老教师和如峨眉山报国寺一类的名山古刹的少数高僧大德的范围里面。
  前不久,季羡林大师的北京追悼会灵堂里的主挽联文理不通,格律乱象,音韵胡为,逼得若雷的老师张少成先生拍案而起,一阵痛斥,就是例证。
  
  两年前,若雷曾写过一首旧体诗七绝,来咏怀,来感悟人生,曰:“缘生缘灭两皆虚, 破帽粗茶苦竹居。秋月春风浑不识,纹枰浊酒架中书。” 其中“秋月春风浑不识”句,就有一些确实卓有建树的学者指出我的平仄用错了,他们说“识”字肯定是平声,而此节奏点应该用仄声字才对。但如他们稍有国学基础的话,就会知道在所有的韵书中,“识”字都列为仄声中的入声,放在入声的“十三职”分部里。
  
  如果若雷错了,那么,唐朝写《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贺知章就错了。
  如果若雷错了,那么,唐朝写《别董庭兰》“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高适就错了。
  如果若雷错了,那么,宋朝写《江城子 乙卯正月记梦》“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苏轼就错了。
  如果他们错了,若雷就错了,我自然会写检查的。
  
  我完全同意木樊篱、蓝谦悟、棠湖居剑客等君的意见。
  曾经被濯雪漱冰兄批得体无完肤的若雷和木木二人,只有我是偃旗息鼓,落荒而逃,木木却蹈海破壁,慌不择路去了新西兰。他在毛利土人那里锯木头搵银纸,等刚刚缓过气来,他就用“猪头是我”的枭雄气派说:“老祖宗的东西,是他们玩出来的。那时他们没什么可玩的,现代人要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既然老祖宗没什么可玩的,他们搞点这些格律诗词,我们就应该理解,久而久之,他们就玩得出神入化了。你余大师、贾平原想悍然造次品是不行的,你们去玩魂斗罗好了。
  
  若雷的意思是,写这些东西太难了,又束缚思想,年轻人最好不写;
  有人即便要写,一定要中规中矩,千万不要把斗地主硬说成下围棋。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