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龚翰熊先生:亲和力在流淌  

2009-07-18 10:46:30|  分类: 世态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翰熊先生:亲和力在流淌
作者:陈若雷
  
  前不久,四川大学的一位80后叫狮子鱼的校友给若雷留言说:
  “我们学校有三大殿堂级的超级偶像爷爷:一为龚翰熊老师,一为毛建华老师,一为李益荪老师。我们舍不得叫他们老师,大家都喜欢叫他们“爷爷”。龚爷爷太好了,就跟亲人一样,巴心巴肝地希望我们好。我们喊爷爷,既不是认的、也不是亲的,但是变成了比老师更尊敬的称呼了。网易的金刚兔是我哈,被你看出来了。”
  
  龚先生是川大中文系的资深教授,系主任,致力研究西方文学,出版有多种专著,学术深度和创新在全国广有影响。只不过,若雷等学人没有狮子鱼那样的天赋,能归纳为“殿堂级的超级偶像爷爷”,我们只有焉蚩蚩地说:“服了哈。”
  若雷在川大寒窗苦读时,龚翰熊老师是学者辈的教授;我认识龚先生,他却不认识我,但肯定知道我的名字。龚先生慈眉善目,学识渊博,和蔼可亲。只不过当时,我等莘莘学子不敢象80后的狮子鱼、妖不怪、焉茄子或枭龙魅等那样嗲巴,去叫老师“爷爷”或“孃孃”什么的,我们只敢肃立在二教楼里或荷花池旁,弱弱地叫一声“先生好”。
  
  离开大学后,若雷一直在从事国防工业的非人文性质营生,最近才稍有闲暇写点自己毕生喜欢的文字。那么多年过去了,龚先生依旧在关心我们,还在批改我们的作文,不时正面教育,以资鼓励。龚先生读过我的一些博文,还就《苏格兰诗人彭斯极品诗赏析》、《我欲因之梦寥廓--咖啡心语》、《林盘--川西坝子的最后一滴眼泪?》等文认真写出评论。若雷除欢喜雀跃外,还真真实实地凭添了许多感恩的心绪。龚翰熊先生在文中没有学生乐意接受的耳提面命,而是以友相待,以诚相交,若雷除感佩之外,确实不胜惶恐之至。
  
  最近,龚先生又来看了拙作《布列瑟农:一封写给地球的情书》,留下了下面的文字,不,是诗:
  
  《布列瑟农》:一曲忧伤的歌:
  
  在你深情的诉说里,有你的叹息。
  我听到了狼的命运,人的命运。
  人啊,我们不就是那些无助的狼?
  震撼我的,不知道是音乐还是文字,
  不知是马修--连恩,还是你。
  在茫茫的夜色中,
  你就在那布列瑟农荒原上吗?
  
  老师,乾坤浮动,岁月更迭,先生双鬓飞雪,仍然杏坛长执,著述笔耕,学生真是仰慕莫名。
  确实,我还在茫茫夜色中,在布列瑟农那样的荒原上,感受着龚先生等前辈那亲和力的流淌…..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