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若雷的博客

人们之所以快乐, 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 而是因为计较得少。

 
 
 

日志

 
 

布列瑟农:一封写给地球的情书  

2009-06-29 17:17:27|  分类: 欧美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列瑟农:一封写给地球的情书

作者:陈若雷 

  

  

  影响美国几代人的歌手迈克尔--杰克逊辞世了,但就在此时,我也想起了马修--连恩。

  前几年,无论在城市,在乡村,还是在餐厅,在酒吧,你总能听到他的《布列瑟农》。

  若雷向来只喜爱古典音乐,从贝多芬、施特劳斯到舒伯特、勃拉姆斯,从德沃夏克、肖斯塔科维奇到汉宫秋月和梅花三弄的江南丝竹。可以说,我所有的功课、贸易文案和著述,大都是在贝多芬的英雄03、勃拉姆斯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和他的《第五号匈牙利舞曲》这些典雅激越的乐声中完成的。

  但一次在加拿大温尼伯市区的小酒吧里,若雷无意中听到《布列瑟农》开始的几串音符,就被征服了,被雷倒了。

  与迈克尔--杰克逊的歌一样,马修--连恩的《布列瑟农》,曾经使得世界众多的音乐迷激动得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英语歌曲《布列瑟农》是一首以北美荒原为主题的高品位音诗,歌词很简单,说的是一群孤独的布列瑟农狼,在茫茫的夜色中,告别因人类杀戮而死去的同伴,即将远离故土,那里满天的星星再也不属于它们,除了它们的心。

  

  一开始,布列瑟农旷原上响起了教堂的钟声,好像在预示着狼群的宿命;

  钢琴华彩音符的汩汩流淌,为我们拉开了诉说狼群生命之歌祭坛的序幕;

  小号、长笛、德西马琴和鼓击钹合,重现了荒野上狼群的奔突,回眸,心的悸动和孤独的哀嚎;

  绚丽而凄美的的苏格兰风格音乐,在若隐若现的溪流风声中,舒缓地录播着飞鼠溪与雪特兰岛的悲怆。

  

  在这一摇曳心旌的背景下,马修--连恩进来了。

  马修--连恩用深沉缓慢的节奏,用抑扬顿挫的旋律,展示了他卓越的音乐天份和摄魂夺魄的手段。他那苍茫的磁性嗓音,徐缓地给我们叙述着在布列瑟农发生的故事。这里,他好像神游在大自然、人与狼之间,你也会发觉你自己和狼这种非凡的生灵从来没有走得那么近。

  在布列瑟农荒漠场景如天幕般的情绪流淌中,马修--连恩以超现实主义的手法,铺展开了大自然的一片天籁。

  这种场景越庄严,就越衬托出布列瑟农狼群的挣扎更无奈。它们只有一个选择:要么离开,要么就得死。

  

  小号长笛的缓慢柔美,引导出布列瑟农荒原的夜色;

  鼓钹打击乐强烈的节奏,是狼奔跑时急促的呼吸声;

  低沉的萨克斯和苏格兰风笛,是狼群在舔着流血的伤口。

  钢琴、法国号和吉他的加入,表明了人类对狼群仅仅想活下去这样卑微的要求的最后拒绝。

  

  马修--连恩又一次介入,证实狼群已经完全没有了乞求,没有了恐惧,只露出它们与生俱来的傲气和野性。

  《布列瑟农》古朴地编织着古典乐、轻爵士、披头士(Beatles)、凯尔特民谣等各种元素:秋虫唧唧,泉水淙淙,狼群站在星空下,悲情地凝望着世代厮守过的家园,正在向故乡布列瑟农作深情的最后回眸。

  音乐突然嘎然暂停,狼群归于无语,大自然也归于宁静。

  在这里,狼群是弱者,大自然也是弱者。

  

  在《布列瑟农》的结尾处,列车呼啸而过,渐行渐远。把你的记忆引向更为高远、更飘渺的地方。

  何处是归宿呢?布列瑟农没有说,马修-连恩也没有说,若雷不知道,联合国也不知道,可能没有谁会知道。

  马修--连恩是一位魔术大师,他把乐音和歌声变成了摄像机和蒙太奇,多角度原始地记录了布列瑟农旷野的月光、繁星、小溪、狼群和它们无助的眼神。

  马修--连恩追求的是“呈现”,而不是“解说”,这是马氏音符最典型的特立独行;

  他已经完全摈弃了语言、文化、种族和地域上的藩篱,他的灵魂在飞,啊,在飞…

  

  其实,多听听后,也许你就没有那么多的感慨了。你会感觉马修--连恩,这个曾经在工地上干过贴瓷砖活的、留着长发、长着连鬓络腮胡子的傢伙,他并不忧伤,并不凄婉。在淡淡之中,你反而觉得他非常强硬。听久了,你会觉得布列瑟农这首歌,跟第一次听到那样的好听。

  夜深了,当我用疲惫的双手合上我并不喜欢、但却非看不可的那些枯燥的技术数据资料时,我就仿佛听到了马修--连恩的布列瑟农呼唤声,群狼在旷野奔跑的沙沙声和列车远行的汽笛声,感到特别的放松,感到特别的解脱。

   人与狼,愚昧和生态,这就是《布列瑟农BRESSANON》。

  

  布列瑟农所表达的,远远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一个物种的最卑微的生存请求,故而它更震撼,更撞击灵魂。

  布列瑟侬星空,还是那么的平静。狼群没了,火车走了,轻雾氤榲,林木空灵,似乎将要化成远行的图腾。

  布列瑟农狼的离去是绝望的长嚎,而我们的离别却是眼神之间的伫望。

  

  火车渐渐地走远,离绪早已悄悄来临。

  我们每一群人,都是些浪迹天涯的游子。

  我们抛井离乡,只是为了求学,为了求职,为了求存。

  

  就像二百多年前,印第安老酋长的真版《西雅图宣言》一样,

  《布列瑟农》--也是美国印第安人马修-连恩写给地球的情书。

  

  马修--连恩与老酋长西雅图一样,

  同是生在美国西部海岸的印第安人。

  这个大胡子汉子很现代,很原始,也很野性。

  

  他还跟四川人一样,也喜欢吃辣椒。

  (在《布列瑟农》的乐声中,若雷写于西川益州)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